言草右

吃很多cp【请注意
文笔很渣 就随便写写...

【盾铁/贾尼】爱情治疗师

我终于写出来了...
没看过蝙蝠侠 ooc怪我


Chapter 7


“喂,Bruce宝贝。”Tony懒懒的接起电话,看着窗外布拉格的雨景,打了个哈欠。


“你现在已经过上退休的生活了。”Bruce Wayne原本紧绷的神经在听到Tony的声音后放松了下来。


“Wowwow,世界性新闻。Bruce Wayne,黑暗骑士蝙蝠侠打电话给花花公子钢铁侠竟然只是为了关心钢铁侠。”Tony语气夸张的说道。


“你还是那么讨厌,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Tony听到对面僵硬的语气懒懒的勾起嘴角。


“谢谢夸奖。”Bruce听着电话那头满不在乎的语气,抬手揉了揉眉心。


“对了,Rhodey的腿怎么样了?”


“上校现在已经习惯用义肢正常行走了。”


“嗯哼,干得不错。不过要是我在的话,肯定做的比你好。”Tony欠扁的语气让Bruce在电话那头无奈的摇了摇头。


“上校现在已经在尝试着放下过去的事情,去接受新的义肢了。Steve Rogers现在适应的不错,你原先的工作现在都是他在做。”Bruce的话音突然变得轻柔,“那么你呢?”


Tony原本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紧紧握着杯子的指尖泛白。


“放下,真的那么容易吗?”Tony疲惫的抬起手揉了揉眉心。


“放下固然很难,但是执着于此只会让你更痛苦。”Bruce起身,俯视着整个哥谭,“当年我没有选择放下,而是选择亲手杀了他。在他倒地的那一刻,复仇的快感没有如同想象那般来临。反而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既可悲又可笑。因为他死了,什么都不能改变。(Nothing can be changed.)”


Tony诧异的睁大了眼睛,微微坐直了身子。他没有想到Bruce竟然会用这件事情来劝自己。


“我现在能平静的跟你讲出这些话,就说明我是真的放下了。”Bruce从身旁的阿福手中接过了一杯红酒。“试试吧,Tony。至少我觉得他比Steve Rogers那个混蛋更好。”


“Wow,Brucie竟然为了我说脏话。还是骂道德标杆美国队长。”Tony又重新懒懒的窝回了沙发上。


“去他妈的道德标杆,去他妈的美国队长。”黑暗在这一刻笼罩了整个哥谭。


“去他妈的。”Tony玩世不恭的回了一句,然后让Friday切断了电话。


“Steve...Jarvis...”Tony面对着雨越下越大的布拉格苦笑道。



【哥谭】


“您这样子欺骗Tony少爷,恐怕不太合适。”一旁的阿福突然开口道。


“这个治疗方案本就是建立于欺骗之上的。”Bruce Wayne朝窗外举了举红酒杯,“敬所有人。”然后一口喝完了杯中的红酒。



【Pepper办公室】


“我知道我的时间很短,但是请您让我见见Steve Rogers。”Jarvis面对着面前气场强大的女人毫不畏惧的微笑道。


“这没有任何意义,Jarvis。”Pepper面对着面前倔强的男人,疲惫地抬起手揉了揉额角。


“我了解了全部的事情。”Jarvis眼中闪过一丝狠戾的光,“我想为Tony做些什么。”


“...好吧。”Pepper最终败下阵来,“注意轻重,他可是'超级英雄'。”说罢,Pepper讥讽的勾了勾嘴角。


“谢谢。”Jarvis牵起Pepper的手做了个标准的吻手礼,转身向门口走去。


“我很爱Tony,尽管没有结局,也很不公平。”Jarvis留下一句话。


Pepper突然就红了眼睛。她对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摇摇头苦笑道:

“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公平的事情,从来没有。”

今天有人问我要怎么才能设置app首页的照片

然后就做了个稍微详细点的教程(详见图片)
ps:马赛克什么的是因为会挡到字啦

麻烦大家点一下小蓝手,能帮助到需要的人那就太好啦
(做得不好也请别打我,第一次做嘛qwq)

鞠躬 希望可以帮到你 比心❤️
【记得点小蓝手哟】


终于啊...
让我亲手发出你的喜讯吧,张先生。
还是很喜欢你呢...
就像是中毒了一样啊...
不管怎样,请你们一定要幸福啊 

祝99啊...

我只是个戏子,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席慕蓉

才子诗人小先生高晓攀
相声演员高晓攀❤❤

【孙唐】敲暖的小段子

西游au 不喜勿喷

在知乎上看到 超级暖心 就搬过来惹www

转自知乎

侵删



悟空


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直到唐僧解开封印救他出来,才终于能一展拳脚。


取经路上,唐僧每隔几天,就要乱跑出去,每次出去,都惹些祸事。孙悟空不止一次地跑去救他,降妖除魔。


又一次,孙悟空将白骨精毙于棍下,转身离开。


待悟空走远,白骨精重新聚成人形。


“真是不好意思呀。”唐僧不断拜谢,“没想到这一路遇到的妖精都这么善良,之后到了佛祖那里,我一定会如实禀报你们的善行。”


“都是些举手之劳,能做些善事自然是好的。我不求回报,长老真的不要费心了!”白骨精急忙摆手,然后又小心翼翼地问道,“只是不知道您还费这么大力气,是为了什么?”


“听说那猴子以前是齐天大圣,要强的很。可他压在山下那么多年,法力又怎么可能不退步,若是被他知道真相,大概会很伤心吧。”唐僧道,“只好拜托你们陪我演这出戏,除了一开始遇到的那几只妖精,居然都愿意帮我。”


孙悟空远远地望着这一幕,扛着棍子,一个筋斗远去。


“这傻和尚。”孙悟空笑着摇头,敲响了面前的山门。


“你谁啊?”妖精开门,皱起眉头。


“你孙爷爷。”孙悟空棒子一甩,顶住妖精额头,“过会儿有个小和尚要来,你演出戏,让他以为世界充满善意。”


“不干就打死你。”

END


(题外话:能关注我到现在还没取关的小天使真的太善良了。还有一个星期,等我中考完,我就去码文。可能七月初会更,大概?毕竟我有拖延癌:))

最后的最后

比心

❤️❤️

【盾铁】新婚伊始(多宇宙)

风橙子:

谢谢太太啊啊啊啊!

比哈特的马大哒:

我的妈😭 @风橙子 老橙啊!有天使太太给我们本本送文啊!!!!

  
  

anna喜欢抹茶味:

  
   

摸了点小段子,祝 @比哈特的马大哒  太太们的多宇宙结婚本大卖~

   
   
   


   
   
   

【3490】

   
   
   


   
   
   

“我们结婚了。”

   
   
   

“我知道。”

   
   
   

“我们结婚了。”

   
   
   

“所以?”

   
   
   

金发男人傻笑着,仍然紧紧抱着怀里的女孩儿,一下一下地吻着他的新晋妻子的黑发:“所以我们结婚了。”

   
   
   

“如果你再重复一遍,”刚刚改姓为斯塔克-罗杰斯的钢铁女侠在她新晋丈夫怀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就把你标为斯克鲁人然后叫贾和星期五拿所有重型武器轰死你。”

   
   
   

“可是,”斯蒂夫说,他翻了个身把托妮压在身下,双手撑在她的脸颊两边仔细看着她(这让托妮开始有些紧张,并真的考虑了那么1/4秒关于调动武器的问题),“你成为我的妻子了。”

   
   
   

“……”托妮用眼神向贾维斯询问调动斥力炮的可能性,可惜好管家默默移开了摄像头——她差点没被气死。

   
   
   

“你还有其他想说的吗?”在一阵长达70年的对视后(准确来说,就是大眼瞪小眼,而托妮居然输了,这不公平她明明是眼睛更大的那个),托妮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告诉我,看在我们结婚了的份上,我会尽量满足你的遗愿的。”

   
   
   

而斯蒂夫用一个吻轻轻堵住了妻子接下来的话。

   
   
   

 

   
   
   

托妮瞪着他:“我们第一次做的时候用了几个套?”

   
   
   

斯蒂夫终于脸红了。他嗫嚅着说:“我……托妮,我是斯蒂夫。我真的是,”他摁住妻子试图一拳揍过来的右手,“你的丈夫。”

   
   
   

说到Husband这个词时,大兵甚至脸红得更厉害了——老天,他怎么能做到这么纯情?

   
   
   

托妮做了个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能尖叫着跑去神盾局找斯蒂夫的精神证明,至少现在不能。

   
   
   

“如果你没有别的想说的,”托妮躺在斯蒂夫身下盯着上方那双蓝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那么劳驾,我想睡了。”

   
   
   

斯蒂夫只是轻轻眨了眨他那双干净的婴儿蓝的眼睛,仍然盯着托妮目不转睛,像是怕他最爱的人下一秒就会消失似的——

   
   
   

“托妮,”斯蒂夫说,低下头用鼻子蹭蹭妻子白皙的脖颈,“托妮, 托妮。”

   
   
   

穿着白色吊带睡衣的钢铁女侠踹了穿着斑点小狗睡衣的美国队长一脚。用最轻力度那种。

   
   
   

这看起来其实更像调情,鉴于托妮正威胁着的部位以及她用膝盖不紧不慢地轻顶那里的动作。

   
   
   

“现在,大兵,趁你还没有毁了我们的新婚之夜,来一发或者睡觉。”

   
   
   

超级士兵立马红了耳朵,嗫嚅着说:“我……托妮这……”

   
   
   

“我就当你是同意了。”钢铁女侠用左手按住处于上方的人的脖子,一个鹞子翻身就把两人的位置换了过来,“所以,睡我还是被我睡?”

   
   
   

焦糖色的大眼睛直直盯着下方那双半是慌乱半是迷恋的蓝色,下一秒托妮就大笑了起来。

   
   
   

“Come on!”

   
   
   

她用力揉了两把面前手感极佳的胸肌,然后在对方反应过来前把脸埋了进去,满足地长叹一声:“……斯蒂夫。”

   
   
   

斯蒂夫还想说什么,但是托妮似乎已经维持着趴在自己胸上的动作睡着了,于是他再次眨了眨眼,在怀中人黑色的发顶上轻轻映上一吻:

   
   
   

“晚安,我的妻子。”

   
   
   

就在他收紧了手臂,闭上眼打算和灵魂伴侣一起进入梦乡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小小的、直接通过耳膜撞进心底的咕哝:

   
   
   

“晚安,我的丈夫。”

   
   
   


   
   
   


   
   
   

【AA】

   
   
   


   
   
   

“托尼——”斯蒂芬说。

   
   
   

天才富豪先生翘起小胡子,不情不愿地放下了手中的虹吸咖啡壶。

   
   
   

“托尼。”美国队长在他面前放了一只红色马克杯,但托尼完全没有给他哪怕一个眼神。

   
   
   

“热牛奶是好的,而咖啡是坏的。”托尼抱起胸,有模有样地竖起一根手指,“所以为了身体的健康,为了美国的未来,为了——嘿抱歉,还有啥?”

   
   
   

鹰眼在一边发出了嗤笑的鼻音:“有史以来最糟糕的队长模仿秀。”

   
   
   

托尼转过头瞪他:“你好意思说我?Bucko?

   
   
   

“托尼,”美国队长走近了些,再接再厉地把马克杯向恋人——哦不,现在是合法丈夫了——推近了些,“我们说好的?”

   
   
   

钢铁侠置若罔闻地往嘴里塞了块馅饼。

   
   
   

“托尼。”斯蒂芬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干脆整个人靠在他身上,双手围住爱人的肩膀,头靠在那个铁壳脑袋耳边轻轻说:“你不能耍赖呀,亲爱的。”

   
   
   

“行行好,”克林特怪叫起来,“能不能不要一大早就秀恩爱?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你们卧室里的细节!”

   
   
   

托尼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假笑:“你是指我在第四次高-潮的时候终于哭着答应斯蒂芬减少咖啡因摄入量这回事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克林特疯狂地大喊,同时捂住耳朵,企图摆脱某个不知廉耻的喋喋不休的斯塔克。

   
   
   

“如果我是你,”娜塔莎在一边优雅地往干面包上涂着果酱,“我就会学会闭嘴,巴顿。”

   
   
   

鹰眼侠已经瘫在餐桌上装死了,而托尼不失时机地大笑起来:“如果你想要知道一些包含兔耳、吊带袜和粉色口红的事情,尽管问我,亲爱的。”

   
   
   

一边正在和浩克争抢一只披萨贝果的雷神闻言望了过来,而斯蒂芬只来得及在从脚底红到耳尖之前把托尼推出厨房。

   
   
   

 

   
   
   

“害羞了?”托尼嘲笑他,“现在后悔和我结婚还来得及。”

   
   
   

回答他的是一个绵长的差点让他喘不过气来的四倍肺活量亲吻。

   
   
   

“永远,”斯蒂芬用那双海蓝色的眼睛认真地盯着他,“永远不要有我会离开你的念头。”

   
   
   

托尼仍然喘着粗气,但金棕色眼眸里满满都是笑意:“哇哦,美国队长的保证。不得不说令人印象深刻。”

   
   
   

“是斯蒂芬.罗杰斯的。”斯蒂芬固执地回答,把小胡子男人揽进怀里,“答应我。你那么好以致于我到现在都不敢置信昨天和你一起走进圣殿的人是我。托尼,我今天有说过爱你吗?”

   
   
   

斯塔克挑起了一边眉毛:“当然,大个子,在你早上一起来就把舌头伸进我嘴里之后。但是比起在客厅里重复一遍昨天在上帝面前立过的誓言,不如让我们现在去闪瞎别人的眼怎么样?”

   
   
   

“我以为我们一直都在这么做呢。”斯蒂芬轻笑起来,和托尼并肩走了出去。

   
   
   

 

   
   
   

“所以这就是你们电影之夜也不肯放过我的眼睛的原因?”克林特缩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抱着弓箭造型的毛绒抱枕,“我以为斯塔克已经是我能见到的下限了,但是队长,”鹰眼侠痛心疾首地说,“你难道不觉得宠坏铁罐是个坏主意吗?看着上帝的份上?”

   
   
   

被点名的斯蒂芬转头看了过来,但是在他腿上坐着的托尼很不满地把自己丈夫的脑袋又扭了回去:“怎么?我有权赖在我丈夫身上任何一个部位。”

   
   
   

“包括OO吗?”克林特不死心地问,然后又惊恐地自问自答:“我错了,拜托你千万不要回答。拜托。”

   
   
   

“那得看情况,”托尼高兴地回答,而克林特在心底大叫不好——

   
   
   

“比如我最喜欢骑O,但斯蒂芬出乎意料地不怎么喜欢传教士体位而是唔唔唔——”

   
   
   

克林特松了一口气,鉴于通红的美国队长正捂着丈夫的嘴以防他说出更多限制级的东西。

   
   
   

“如果早知道你们结婚以后能够以四倍杀伤力残害我的眼睛耳朵和大脑,”克林特真心实意地感慨,“我一定会尽我所能阻止婚礼的。”

   
   
   

“嗯哼,”娜塔莎不置可否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别那么drama queen,小男孩。他们婚前和婚后有什么根本的区别吗?”

   
   
   

鹰眼侠发出了一声被噎住的声音。他的脑子里飞速转过了无数个被这对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秀恩爱的场景,最终苦大仇深地摇了摇头。

   
   
   

今天的鹰眼侠,依然很心塞。

   
   
   


   
   
   


   
   
   

【EMH】

   
   
   
   
   
   

“早。”

   
   
   

入眼是那头最让他感到安心的金发,于是托尼也回赠给他一个微笑:“早安,亲爱的。”

   
   
   

史蒂夫坐在床边,探过身来在恋人头上印上一个轻吻:“早餐想吃什么?”

   
   
   

“我能够……”托尼试图起身下床,但是腰身的酸软很好地阻止了他的动作。

   
   
   

“我不认为你可以,”史蒂夫意有所指地笑起来,蓝眼睛里居然有些促狭,“毕竟我昨晚可是尽了全力。”

   
   
   

托尼感觉脸上都烧起来了。是说,他的确考虑过40年代的人的性观念或许会跟现代人有些不同,但是这个想法在昨天史蒂夫放到第四颗珠子之后就完全被抛到了脑后。

   
   
   

“那,”托尼小声说,“有机豆腐?谢谢。”

   
   
   

史蒂夫用右手揉了揉丈夫的黑发:“需要一杯牛奶吗?”

   
   
   

“不用了。”托尼回答,在对方离开房间后咬着牙坐了起来——躺着可没办法处理公司的事物。

   
   
   

 

   
   
   

“嘿,Cap,”克林特说,脱去紫色面具的他显得更加八卦了,“昨晚怎么样?”

   
   
   

史蒂夫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托尼很棒。——你的训练进行得怎么样了,士兵?”

   
   
   

“拜托!”鹰眼怪叫起来,“谁都知道昨天复仇者联盟的两个领导者结婚了!难道我们不应该因此放上几天假来狂欢吗?”

   
   
   

美国队长认真地摇了摇头:“我很感激你们对我和托尼婚姻的祝福,但是超级英雄应当随时保持警惕。”

   
   
   

“说得好像你昨晚没有忙着让铁罐儿泣不成声似的。”克林特小声咕哝,然后在史蒂夫刀子般的眼光投过来时又匆匆逃开:“我先去训练了!”

   
   
   

一边假装路过三次的小黄蜂也已经悄悄溜走了,史蒂夫看着手上的托盘,还是忍不住摇摇头笑了起来。

   
   
   

 

   
   
   

看到托尼正在艰难地和波茨女士通着电话的史蒂夫叹了口气。他把托盘搁到床头柜上,往丈夫身后加了两个枕头。

   
   
   

“这样会好一点吗?”他问道。

   
   
   

“喔,好的,谢谢。”

   
   
   

还在和小辣椒通讯的SI总裁飞快地瞥了他一眼就又看回了自己的CFO,小麦色的脸上也泛起些许赧意:“咳,就先这样吧。”

   
   
   

佩玻了然地点点头,向史蒂夫致意:“祝你们新婚愉快,队长。”

   
   
   

“谢谢你,波茨女士。”史蒂夫回了个礼,超级士兵在通讯页面被掐断之后扶着恋人的腰,试图让他更舒适些:“你可以不用勉强的。”

   
   
   

“但是,”托尼说,“我想要把事情做得好一点。”他抬起头,金棕色的眼眸认真地看着史蒂夫,“就像你一样。”

   
   
   

“我们一起。”很明显美国队长很高兴听到恋人这样说,他握住托尼的右手,操练习惯盾牌的手指轻轻摩挲那些常游走于机械的灵巧指节,“你不需要一个人扛着整个世界。”

   
   
   

托尼眨了眨眼,半秒后他给了自己丈夫一个温暖的拥抱:“当然。”

   
   
   


   
   
   


   
   
   

【MCU】

   
   
   
   
   
   

“Steve。”Tony指了指自己。

   
   
   

金发青年闻言环顾了一周,在看到所有队友都好笑地看着他俩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凑了过去,在丈夫脸上轻啄一口。

   
   
   

而SI总裁看起来并不高兴,他重新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扬起下巴示意Steve。

   
   
   

美国队长更加不好意思了,但他还是尽职尽责地捧着某个骄傲得小胡子都翘起来的男人的脸,在嘴唇上映上一吻。

   
   
   

“劳驾,”黑寡妇在一边状似不经意地把玩着餐叉,“不要让我们在昨天被你们的婚礼现场荼毒整整24小时之后今天又用另一种方式接受对眼睛的洗礼。”

   
   
   

“哦?你提醒我了。”Tony假装兴奋地睁大眼睛,“快,Friday!把我和Steve昨天的婚礼现场全天24小时大屏幕滚动播放到时代广场上!”

   
   
   

“说得似乎你昨天没有这么做似的。”博士呷了口茶,对此评论道。

   
   
   

“但那不同,”Tony理直气壮地回答,“昨天是实时转播,但今天是精彩回放!”

   
   
   

Steve揉了揉眉心。

   
   
   

 

   
   
   

这种情况到下午也没有好转。某个穿着西装四件套的小胡子男人总能恰好出现在Steve在的任何地方,然后嘟起嘴要一个亲亲。

   
   
   

Steve在那些正在接受训练的特工面前显得尴尬极了,只好蜻蜓点水般地在新晋丈夫唇上烙上一个吻,再礼貌地把人请出训练室——他一点都不想回忆那个人是怎么轰掉大门直接大喇喇走进来的。

   
   
   

你问蜜月?喔,他们本应有的,但是该死的永远不知道劳工制度为何物的神盾局(Tony的原话)只落下一句“情报说近期随时可能有九头蛇不死军突袭”就把他们困在了纽约,能够去度蜜月的最近的地方是新泽西。

   
   
   

去他妈的新泽西。

   
   
   

Tony烦躁地把领带解开,整个人摔到床上,盯着天花板问:“Jar,我和Steve结婚了?”

   
   
   

好管家不紧不慢地回答道:“从这两天所有报纸的头条以及网络点击率最高的视频来看,我想是的,Sir。” 

   
   
   

“喔。”Tony说,手上无意识地捏着枕头的一角,“是吗?因为我感觉,呃,不那么真实。”

   
   
   

电子管家沉默了一秒,转而问道:“今晚的晚餐还需要预定那家米其林餐厅吗?Sir。”

   
   
   

“随便吧,”Tony摆摆手,一秒后他又改变了主意,“好的,订那家。把时间安排发到Steve手机上。”

   
   
   

 

   
   
   

但他们甚至没有等到晚餐时间。全副武装的Tony对着面前张牙舞爪的九头蛇机器人愤愤地想,新婚第一天就要面对一整个九头蛇军团的武力,世界上有比他更憋屈的已婚人士吗?

   
   
   

他几乎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那些恶心的、扭曲的丑陋的八爪鱼机器人身上。而在最后一击后,他下意识地去寻找那个刚刚和他并肩打怪的同样憋屈的新婚丈夫,却只看到一具躺在水泥地上的穿着蓝色制服的躯体。

   
   
   

“我的天啊,”Tony几乎快要不能呼吸了,他急不可耐地冲过去并且打开了面甲,“Steve!嘿Steve你还好吗?Steve!!!”

   
   
   

那双灰蓝色的眼睛睁开来,躺在地上的人俏皮地笑着,“请告诉我刚刚没有人吻了我。”

   
   
   

钢铁侠几乎怒不可遏了。他狠狠地吻上去,啃着对方的下嘴唇说:“我做的。而且我还会继续做。”

   
   
   

“那我真是太荣幸了,”一吻结束后Steve笑起来,脸上还带着好些尘土和几道擦伤,但他淡金色眉毛下的那双眼睛坚定地盯着Tony,“我的独一无二的、战无不胜的钢铁侠。”

   
   
   

他站起来,把那个同样带着满身硝烟气息和金属伤痕的爱人抱进怀里,右手虔诚地按在他的蓝色心脏上:“我的丈夫。”

   
   
   


   
   
   


   
   
   

【616】

   
   
   
   
   
   

“老头子,”Anthony说,轻轻踹了身边的人一脚,“醒来。”

   
   
   

Steven揉着眉骨翻了个身,把刚刚还在踹自己的人重新抱进怀里。

   
   
   

“我说真的,”Anthony打了个巨大的哈欠,“那些家伙在等了。”

   
   
   

Steven只好不情不愿地睁开眼,在怀里那个闭着眼睛指挥自己的家伙嘴上啃一口:“马上。”

   
   
   

注意到对方仍然睡得迷瞪,他只好轻手轻脚地又把抱着的人放开(虽然他的身体告诉自己他非常不喜欢这样),站在床边快速穿好了正装。

   
   
   

“你也得起床了,”他指出,“第一天就迟到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嗯哼,”钢铁侠回答,“再给我五分钟。”

   
   
   

美国队长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同时注意到无名指上那只小巧的婚戒后又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它昨天还不在那儿呢。

   
   
   

“我改变主意了。”Steven说,他像是完成训练任务那样飞快地脱掉身上的整套西装,然后又缩回被子里,抱住自己仍然赤裸的伴侣。

   
   
   

“怎么了?”Anthony终于睁开了眼,钢蓝色的眼睛不解地看向Steven,但在对方开始啃自己肩膀时又配合地抬起了手肘——

   
   
   

喔。

   
   
   

他看到自己手上的戒指,忽然又明白了。

   
   
   

无所不能的钢铁侠缓慢地眨了眨眼,在美国队长几乎是虔诚地把他拖进一场激烈而不失爱意的晨间性爱时伸手抱住了自己的灵魂伴侣。

   
   
   

“早安,我的丈夫。”

   
  
 

风橙子

谢谢太太啊啊啊啊!

比哈特的马大哒:

我的妈😭 @风橙子 老橙啊!有天使太太给我们本本送文啊!!!!


anna喜欢抹茶味:



摸了点小段子,祝 @比哈特的马大哒  太太们的多宇宙结婚本大卖~








【3490】








“我们结婚了。”




“我知道。”




“我们结婚了。”




“所以?”




金发男人傻笑着,仍然紧紧抱着怀里的女孩儿,一下一下地吻着他的新晋妻子的黑发:“所以我们结婚了。”




“如果你再重复一遍,”刚刚改姓为斯塔克-罗杰斯的钢铁女侠在她新晋丈夫怀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就把你标为斯克鲁人然后叫贾和星期五拿所有重型武器轰死你。”




“可是,”斯蒂夫说,他翻了个身把托妮压在身下,双手撑在她的脸颊两边仔细看着她(这让托妮开始有些紧张,并真的考虑了那么1/4秒关于调动武器的问题),“你成为我的妻子了。”




“……”托妮用眼神向贾维斯询问调动斥力炮的可能性,可惜好管家默默移开了摄像头——她差点没被气死。




“你还有其他想说的吗?”在一阵长达70年的对视后(准确来说,就是大眼瞪小眼,而托妮居然输了,这不公平她明明是眼睛更大的那个),托妮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告诉我,看在我们结婚了的份上,我会尽量满足你的遗愿的。”




而斯蒂夫用一个吻轻轻堵住了妻子接下来的话。




 




托妮瞪着他:“我们第一次做的时候用了几个套?”




斯蒂夫终于脸红了。他嗫嚅着说:“我……托妮,我是斯蒂夫。我真的是,”他摁住妻子试图一拳揍过来的右手,“你的丈夫。”




说到Husband这个词时,大兵甚至脸红得更厉害了——老天,他怎么能做到这么纯情?




托妮做了个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能尖叫着跑去神盾局找斯蒂夫的精神证明,至少现在不能。




“如果你没有别的想说的,”托妮躺在斯蒂夫身下盯着上方那双蓝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那么劳驾,我想睡了。”




斯蒂夫只是轻轻眨了眨他那双干净的婴儿蓝的眼睛,仍然盯着托妮目不转睛,像是怕他最爱的人下一秒就会消失似的——




“托妮,”斯蒂夫说,低下头用鼻子蹭蹭妻子白皙的脖颈,“托妮, 托妮。”




穿着白色吊带睡衣的钢铁女侠踹了穿着斑点小狗睡衣的美国队长一脚。用最轻力度那种。




这看起来其实更像调情,鉴于托妮正威胁着的部位以及她用膝盖不紧不慢地轻顶那里的动作。




“现在,大兵,趁你还没有毁了我们的新婚之夜,来一发或者睡觉。”




超级士兵立马红了耳朵,嗫嚅着说:“我……托妮这……”




“我就当你是同意了。”钢铁女侠用左手按住处于上方的人的脖子,一个鹞子翻身就把两人的位置换了过来,“所以,睡我还是被我睡?”




焦糖色的大眼睛直直盯着下方那双半是慌乱半是迷恋的蓝色,下一秒托妮就大笑了起来。




“Come on!”




她用力揉了两把面前手感极佳的胸肌,然后在对方反应过来前把脸埋了进去,满足地长叹一声:“……斯蒂夫。”




斯蒂夫还想说什么,但是托妮似乎已经维持着趴在自己胸上的动作睡着了,于是他再次眨了眨眼,在怀中人黑色的发顶上轻轻映上一吻:




“晚安,我的妻子。”




就在他收紧了手臂,闭上眼打算和灵魂伴侣一起进入梦乡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小小的、直接通过耳膜撞进心底的咕哝:




“晚安,我的丈夫。”












【AA】








“托尼——”斯蒂芬说。




天才富豪先生翘起小胡子,不情不愿地放下了手中的虹吸咖啡壶。




“托尼。”美国队长在他面前放了一只红色马克杯,但托尼完全没有给他哪怕一个眼神。




“热牛奶是好的,而咖啡是坏的。”托尼抱起胸,有模有样地竖起一根手指,“所以为了身体的健康,为了美国的未来,为了——嘿抱歉,还有啥?”




鹰眼在一边发出了嗤笑的鼻音:“有史以来最糟糕的队长模仿秀。”




托尼转过头瞪他:“你好意思说我?Bucko?




“托尼,”美国队长走近了些,再接再厉地把马克杯向恋人——哦不,现在是合法丈夫了——推近了些,“我们说好的?”




钢铁侠置若罔闻地往嘴里塞了块馅饼。




“托尼。”斯蒂芬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干脆整个人靠在他身上,双手围住爱人的肩膀,头靠在那个铁壳脑袋耳边轻轻说:“你不能耍赖呀,亲爱的。”




“行行好,”克林特怪叫起来,“能不能不要一大早就秀恩爱?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你们卧室里的细节!”




托尼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假笑:“你是指我在第四次高-潮的时候终于哭着答应斯蒂芬减少咖啡因摄入量这回事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克林特疯狂地大喊,同时捂住耳朵,企图摆脱某个不知廉耻的喋喋不休的斯塔克。




“如果我是你,”娜塔莎在一边优雅地往干面包上涂着果酱,“我就会学会闭嘴,巴顿。”




鹰眼侠已经瘫在餐桌上装死了,而托尼不失时机地大笑起来:“如果你想要知道一些包含兔耳、吊带袜和粉色口红的事情,尽管问我,亲爱的。”




一边正在和浩克争抢一只披萨贝果的雷神闻言望了过来,而斯蒂芬只来得及在从脚底红到耳尖之前把托尼推出厨房。




 




“害羞了?”托尼嘲笑他,“现在后悔和我结婚还来得及。”




回答他的是一个绵长的差点让他喘不过气来的四倍肺活量亲吻。




“永远,”斯蒂芬用那双海蓝色的眼睛认真地盯着他,“永远不要有我会离开你的念头。”




托尼仍然喘着粗气,但金棕色眼眸里满满都是笑意:“哇哦,美国队长的保证。不得不说令人印象深刻。”




“是斯蒂芬.罗杰斯的。”斯蒂芬固执地回答,把小胡子男人揽进怀里,“答应我。你那么好以致于我到现在都不敢置信昨天和你一起走进圣殿的人是我。托尼,我今天有说过爱你吗?”




斯塔克挑起了一边眉毛:“当然,大个子,在你早上一起来就把舌头伸进我嘴里之后。但是比起在客厅里重复一遍昨天在上帝面前立过的誓言,不如让我们现在去闪瞎别人的眼怎么样?”




“我以为我们一直都在这么做呢。”斯蒂芬轻笑起来,和托尼并肩走了出去。




 




“所以这就是你们电影之夜也不肯放过我的眼睛的原因?”克林特缩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抱着弓箭造型的毛绒抱枕,“我以为斯塔克已经是我能见到的下限了,但是队长,”鹰眼侠痛心疾首地说,“你难道不觉得宠坏铁罐是个坏主意吗?看着上帝的份上?”




被点名的斯蒂芬转头看了过来,但是在他腿上坐着的托尼很不满地把自己丈夫的脑袋又扭了回去:“怎么?我有权赖在我丈夫身上任何一个部位。”




“包括OO吗?”克林特不死心地问,然后又惊恐地自问自答:“我错了,拜托你千万不要回答。拜托。”




“那得看情况,”托尼高兴地回答,而克林特在心底大叫不好——




“比如我最喜欢骑O,但斯蒂芬出乎意料地不怎么喜欢传教士体位而是唔唔唔——”




克林特松了一口气,鉴于通红的美国队长正捂着丈夫的嘴以防他说出更多限制级的东西。




“如果早知道你们结婚以后能够以四倍杀伤力残害我的眼睛耳朵和大脑,”克林特真心实意地感慨,“我一定会尽我所能阻止婚礼的。”




“嗯哼,”娜塔莎不置可否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别那么drama queen,小男孩。他们婚前和婚后有什么根本的区别吗?”




鹰眼侠发出了一声被噎住的声音。他的脑子里飞速转过了无数个被这对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秀恩爱的场景,最终苦大仇深地摇了摇头。




今天的鹰眼侠,依然很心塞。












【EMH】







“早。”




入眼是那头最让他感到安心的金发,于是托尼也回赠给他一个微笑:“早安,亲爱的。”




史蒂夫坐在床边,探过身来在恋人头上印上一个轻吻:“早餐想吃什么?”




“我能够……”托尼试图起身下床,但是腰身的酸软很好地阻止了他的动作。




“我不认为你可以,”史蒂夫意有所指地笑起来,蓝眼睛里居然有些促狭,“毕竟我昨晚可是尽了全力。”




托尼感觉脸上都烧起来了。是说,他的确考虑过40年代的人的性观念或许会跟现代人有些不同,但是这个想法在昨天史蒂夫放到第四颗珠子之后就完全被抛到了脑后。




“那,”托尼小声说,“有机豆腐?谢谢。”




史蒂夫用右手揉了揉丈夫的黑发:“需要一杯牛奶吗?”




“不用了。”托尼回答,在对方离开房间后咬着牙坐了起来——躺着可没办法处理公司的事物。




 




“嘿,Cap,”克林特说,脱去紫色面具的他显得更加八卦了,“昨晚怎么样?”




史蒂夫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托尼很棒。——你的训练进行得怎么样了,士兵?”




“拜托!”鹰眼怪叫起来,“谁都知道昨天复仇者联盟的两个领导者结婚了!难道我们不应该因此放上几天假来狂欢吗?”




美国队长认真地摇了摇头:“我很感激你们对我和托尼婚姻的祝福,但是超级英雄应当随时保持警惕。”




“说得好像你昨晚没有忙着让铁罐儿泣不成声似的。”克林特小声咕哝,然后在史蒂夫刀子般的眼光投过来时又匆匆逃开:“我先去训练了!”




一边假装路过三次的小黄蜂也已经悄悄溜走了,史蒂夫看着手上的托盘,还是忍不住摇摇头笑了起来。




 




看到托尼正在艰难地和波茨女士通着电话的史蒂夫叹了口气。他把托盘搁到床头柜上,往丈夫身后加了两个枕头。




“这样会好一点吗?”他问道。




“喔,好的,谢谢。”




还在和小辣椒通讯的SI总裁飞快地瞥了他一眼就又看回了自己的CFO,小麦色的脸上也泛起些许赧意:“咳,就先这样吧。”




佩玻了然地点点头,向史蒂夫致意:“祝你们新婚愉快,队长。”




“谢谢你,波茨女士。”史蒂夫回了个礼,超级士兵在通讯页面被掐断之后扶着恋人的腰,试图让他更舒适些:“你可以不用勉强的。”




“但是,”托尼说,“我想要把事情做得好一点。”他抬起头,金棕色的眼眸认真地看着史蒂夫,“就像你一样。”




“我们一起。”很明显美国队长很高兴听到恋人这样说,他握住托尼的右手,操练习惯盾牌的手指轻轻摩挲那些常游走于机械的灵巧指节,“你不需要一个人扛着整个世界。”




托尼眨了眨眼,半秒后他给了自己丈夫一个温暖的拥抱:“当然。”












【MCU】







“Steve。”Tony指了指自己。




金发青年闻言环顾了一周,在看到所有队友都好笑地看着他俩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凑了过去,在丈夫脸上轻啄一口。




而SI总裁看起来并不高兴,他重新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扬起下巴示意Steve。




美国队长更加不好意思了,但他还是尽职尽责地捧着某个骄傲得小胡子都翘起来的男人的脸,在嘴唇上映上一吻。




“劳驾,”黑寡妇在一边状似不经意地把玩着餐叉,“不要让我们在昨天被你们的婚礼现场荼毒整整24小时之后今天又用另一种方式接受对眼睛的洗礼。”




“哦?你提醒我了。”Tony假装兴奋地睁大眼睛,“快,Friday!把我和Steve昨天的婚礼现场全天24小时大屏幕滚动播放到时代广场上!”




“说得似乎你昨天没有这么做似的。”博士呷了口茶,对此评论道。




“但那不同,”Tony理直气壮地回答,“昨天是实时转播,但今天是精彩回放!”




Steve揉了揉眉心。




 




这种情况到下午也没有好转。某个穿着西装四件套的小胡子男人总能恰好出现在Steve在的任何地方,然后嘟起嘴要一个亲亲。




Steve在那些正在接受训练的特工面前显得尴尬极了,只好蜻蜓点水般地在新晋丈夫唇上烙上一个吻,再礼貌地把人请出训练室——他一点都不想回忆那个人是怎么轰掉大门直接大喇喇走进来的。




你问蜜月?喔,他们本应有的,但是该死的永远不知道劳工制度为何物的神盾局(Tony的原话)只落下一句“情报说近期随时可能有九头蛇不死军突袭”就把他们困在了纽约,能够去度蜜月的最近的地方是新泽西。




去他妈的新泽西。




Tony烦躁地把领带解开,整个人摔到床上,盯着天花板问:“Jar,我和Steve结婚了?”




好管家不紧不慢地回答道:“从这两天所有报纸的头条以及网络点击率最高的视频来看,我想是的,Sir。” 




“喔。”Tony说,手上无意识地捏着枕头的一角,“是吗?因为我感觉,呃,不那么真实。”




电子管家沉默了一秒,转而问道:“今晚的晚餐还需要预定那家米其林餐厅吗?Sir。”




“随便吧,”Tony摆摆手,一秒后他又改变了主意,“好的,订那家。把时间安排发到Steve手机上。”




 




但他们甚至没有等到晚餐时间。全副武装的Tony对着面前张牙舞爪的九头蛇机器人愤愤地想,新婚第一天就要面对一整个九头蛇军团的武力,世界上有比他更憋屈的已婚人士吗?




他几乎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那些恶心的、扭曲的丑陋的八爪鱼机器人身上。而在最后一击后,他下意识地去寻找那个刚刚和他并肩打怪的同样憋屈的新婚丈夫,却只看到一具躺在水泥地上的穿着蓝色制服的躯体。




“我的天啊,”Tony几乎快要不能呼吸了,他急不可耐地冲过去并且打开了面甲,“Steve!嘿Steve你还好吗?Steve!!!”




那双灰蓝色的眼睛睁开来,躺在地上的人俏皮地笑着,“请告诉我刚刚没有人吻了我。”




钢铁侠几乎怒不可遏了。他狠狠地吻上去,啃着对方的下嘴唇说:“我做的。而且我还会继续做。”




“那我真是太荣幸了,”一吻结束后Steve笑起来,脸上还带着好些尘土和几道擦伤,但他淡金色眉毛下的那双眼睛坚定地盯着Tony,“我的独一无二的、战无不胜的钢铁侠。”




他站起来,把那个同样带着满身硝烟气息和金属伤痕的爱人抱进怀里,右手虔诚地按在他的蓝色心脏上:“我的丈夫。”












【616】







“老头子,”Anthony说,轻轻踹了身边的人一脚,“醒来。”




Steven揉着眉骨翻了个身,把刚刚还在踹自己的人重新抱进怀里。




“我说真的,”Anthony打了个巨大的哈欠,“那些家伙在等了。”




Steven只好不情不愿地睁开眼,在怀里那个闭着眼睛指挥自己的家伙嘴上啃一口:“马上。”




注意到对方仍然睡得迷瞪,他只好轻手轻脚地又把抱着的人放开(虽然他的身体告诉自己他非常不喜欢这样),站在床边快速穿好了正装。




“你也得起床了,”他指出,“第一天就迟到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嗯哼,”钢铁侠回答,“再给我五分钟。”




美国队长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同时注意到无名指上那只小巧的婚戒后又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它昨天还不在那儿呢。




“我改变主意了。”Steven说,他像是完成训练任务那样飞快地脱掉身上的整套西装,然后又缩回被子里,抱住自己仍然赤裸的伴侣。




“怎么了?”Anthony终于睁开了眼,钢蓝色的眼睛不解地看向Steven,但在对方开始啃自己肩膀时又配合地抬起了手肘——




喔。




他看到自己手上的戒指,忽然又明白了。




无所不能的钢铁侠缓慢地眨了眨眼,在美国队长几乎是虔诚地把他拖进一场激烈而不失爱意的晨间性爱时伸手抱住了自己的灵魂伴侣。




“早安,我的丈夫。”


2014年RDJ在facebook上对母亲的致敬

比哈特的马大哒:

快到母亲节了,祝全天下的母亲都能幸福快乐!

All Hail RDJ:

好感人的文字QAQ感谢翻译gn
听说过这封信第一次见到内容
愿麻麻在天堂R.I.P👼🏻

  
  

妖娆的猪肘子:

  
   

我更喜欢这样的他,卸去明星光环以后的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儿子,丈夫和父亲。

   
   
   
   

他是最好的。

   
   
   
   

LoveFool:

   
   
   
    
    
    

一直都知道RDJ的父亲是美国非常著名的地下电影导演,但并没有听说过他母亲。RDJ的母亲Elsie Ann Downey年轻时是一名女演员,于2014年9月22日去世。今天看到RDJ当时在FB上发的一段文字,随手翻译了出来。

    
    
    
    
    
    
    


    
    
    
    
    
    
    


    
    
    
    
    
    
    


    
    
    
    
    
    
    

《法官老爹》的宣传活动于本周开启,我想冒着过度分享的风险说一件事......

    
    
    
    
    
    
    

我妈妈在本周早些时候去世了......我想说说她的人生,而标准的“讣告”并不足以表达......

    
    
    
    
    
    
    

Elsie Ann Ford于1934年出生在匹兹堡郊外,其亲是一名工程师,曾为修建巴拿马运河出力,其母在英国亨廷登经营珠宝店,一家人最终搬到那里落脚......。她是真正的“美国革命的女儿”。

    
    
    
    
    
    
    

50年代中期,她从大学辍学,带着成为喜剧演员的梦想去到纽约。62年,她遇到了我爸爸(他在一场洋基vs金莺的比赛中向她求婚)。他们结了婚,63年,姐姐Allyson出生,65年,我出生了......

    
    
    
    
    
    
    

那个时候,另一场“革命”正在发生,那是地下电影的发展,她成了我父亲的缪斯女神,他们两个全身心投入其中......

    
    
    
    
    
    
    

《暴躁之肘》(讲述一个男人娶了自己的母亲并靠政府救济过日子),《墨西哥人的宫殿》(讲述一个女人遭受上帝无情地迫害却不发一言),还有《时时刻刻》(她在里面扮演17个角色)都是当时杰出的作品。

    
    
    
    
    
    
    

到了70年代,“药物文化”对很多文艺工作者产生了负面影响。她开始酗酒......

    
    
    
    
    
    
    

在婚姻出现问题的时候,她继续工作,但并没有持续多久。《Mary Hartman, Mary Hartman》是她最后一次做演员.....但她并不在意,她甚至愿意免费出演。

    
    
    
    
    
    
    

后来我和她还有她的男朋友Jonas(他就像是我的第二个父亲)住在曼哈顿的两居室公寓里......我记得被用来做炉子的本生灯,蟑螂,破碎的梦......

    
    
    
    
    
    
    

到了1990年,她受够了,开始接受治疗,戒掉了酒瘾。接踵而至的是几十年的心脏病,搭桥手术,等等......

    
    
    
    
    
    
    

在我努力想要达到她没能够获得的成功时,我自己的药瘾酒瘾多次阻止了我。

    
    
    
    
    
    
    

在2004年的夏天,我的状态非常不好。她发现了我的问题,我向她坦白了一切。我不记得她当时说了什么,但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喝醉过,再也没有滥用药物。

    
    
    
    
    
    
    

后来,经济条件允许了,我们把她接到洛杉矶来。她很疼爱我的大儿子Indio,和Exton相处的特别愉快。她有了Ipad,照片,视频,等等......

    
    
    
    
    
    
    

医生们说她“令医学难以置信”,他们已经没什么能帮她的办法,惊讶于她依然能起床行走。

    
    
    
    
    
    
    

我脑海中有很多这些年的美好回忆......假日,孩子们,她拄着拐杖在屋里转悠。我知道那很难,也理解她待的时间逐渐变短。

    
    
    
    
    
    
    

三月份,她又一次心脏病发,用上了呼吸机维持生命。

    
    
    
    
    
    
    

她的愿望是,如果没有恢复自主呼吸的可能,就让生命结束吧。但一段时间内,这个可能依旧存在。

    
    
    
    
    
    
    

6月的时候,我从《复仇者联盟》续集的片场回来,直接去看她。

    
    
    
    
    
    
    

令我惊讶的是,她完全清醒,还能和我互动,做鬼脸。

    
    
    
    
    
    
    

我们没法谈话,因为她的气管插着管。我想着她会不会再一次跨过难关。

    
    
    
    
    
    
    

回答我的是一系列的病情发作,我们把她从医院接回了家。

    
    
    
    
    
    
    

9月22日晚上11点,她去世了,留下了相伴37年的非常有爱心及耐心的伴侣,Jonas Kerr。

    
    
    
    
    
    
    

作为演员,她是我的榜样,作为一个戒掉酒瘾的女人,她也是我的榜样。

    
    
    
    
    
    
    

她也有些孤僻,自我反对,像一个秉承苏格兰-德国式克己主义的宾夕法尼亚乡下人,大胆,固执,乐于记仇。

    
    
    
    
    
    
    

我的抱负,坚持,忠诚,“小情绪”,伟大,偶尔的消极进攻,以及我的信仰......

    
    
    
    
    
    
    

全部源自于她......没有其他获取方式。

    
    
    
    
    
    
    

如果你的母亲还在,如果她不完美,请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无论怎样你都爱她......

    
    
    
    
    
    
    


    
    
    
    
    
    
    

Elsie Ann Downey. 1934-2014

    
    
    
    
    
    
    


    
    
    
    
    
    
    


    
    
    
    
    
    
    

还没有看过《法官老爹》的人快看吧,非常好的一部电影。记得当时预告片就吸引了我,电影出来马上就看了,泪流满面......。讨论父子关系、父女关系、母子关系的电影都是我的soft spot。演技就不用说了,RDJ的表演总是有着极强的感染力。

    
    
    
    
    
    
    

最早看的RDJ的电影并不是钢铁侠,而是那部让他得到奥斯卡提名的《卓别林》,是1992年的电影,当时电影频道放过配音版,我那时很小,但知道卓别林是演喜剧的,是很幽默的人,是这部传记电影让我看到这个伟大的喜剧演员背后的辛酸经历,就是有了那种“把全世界都逗笑的小丑是最悲伤的人”的感觉。因为年纪小,我不知道那是RDJ扮演卓别林,他简直就是卓别林,一举一动。具体情节只记得一些,当时感觉这个人物非常有才华也非常令人心疼。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是年轻的RDJ,简直五体投地。

    
    
    
    
    
    
    


    
    
    
    
    
    
    


    
    
    
   
   
  
 

比哈特的马大哒

快到母亲节了,祝全天下的母亲都能幸福快乐!

All Hail RDJ:

好感人的文字QAQ感谢翻译gn
听说过这封信第一次见到内容
愿麻麻在天堂R.I.P👼🏻


妖娆的猪肘子:



我更喜欢这样的他,卸去明星光环以后的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儿子,丈夫和父亲。




他是最好的。




LoveFool:







一直都知道RDJ的父亲是美国非常著名的地下电影导演,但并没有听说过他母亲。RDJ的母亲Elsie Ann Downey年轻时是一名女演员,于2014年9月22日去世。今天看到RDJ当时在FB上发的一段文字,随手翻译了出来。
































《法官老爹》的宣传活动于本周开启,我想冒着过度分享的风险说一件事......








我妈妈在本周早些时候去世了......我想说说她的人生,而标准的“讣告”并不足以表达......








Elsie Ann Ford于1934年出生在匹兹堡郊外,其亲是一名工程师,曾为修建巴拿马运河出力,其母在英国亨廷登经营珠宝店,一家人最终搬到那里落脚......。她是真正的“美国革命的女儿”。








50年代中期,她从大学辍学,带着成为喜剧演员的梦想去到纽约。62年,她遇到了我爸爸(他在一场洋基vs金莺的比赛中向她求婚)。他们结了婚,63年,姐姐Allyson出生,65年,我出生了......








那个时候,另一场“革命”正在发生,那是地下电影的发展,她成了我父亲的缪斯女神,他们两个全身心投入其中......








《暴躁之肘》(讲述一个男人娶了自己的母亲并靠政府救济过日子),《墨西哥人的宫殿》(讲述一个女人遭受上帝无情地迫害却不发一言),还有《时时刻刻》(她在里面扮演17个角色)都是当时杰出的作品。








到了70年代,“药物文化”对很多文艺工作者产生了负面影响。她开始酗酒......








在婚姻出现问题的时候,她继续工作,但并没有持续多久。《Mary Hartman, Mary Hartman》是她最后一次做演员.....但她并不在意,她甚至愿意免费出演。








后来我和她还有她的男朋友Jonas(他就像是我的第二个父亲)住在曼哈顿的两居室公寓里......我记得被用来做炉子的本生灯,蟑螂,破碎的梦......








到了1990年,她受够了,开始接受治疗,戒掉了酒瘾。接踵而至的是几十年的心脏病,搭桥手术,等等......








在我努力想要达到她没能够获得的成功时,我自己的药瘾酒瘾多次阻止了我。








在2004年的夏天,我的状态非常不好。她发现了我的问题,我向她坦白了一切。我不记得她当时说了什么,但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喝醉过,再也没有滥用药物。








后来,经济条件允许了,我们把她接到洛杉矶来。她很疼爱我的大儿子Indio,和Exton相处的特别愉快。她有了Ipad,照片,视频,等等......








医生们说她“令医学难以置信”,他们已经没什么能帮她的办法,惊讶于她依然能起床行走。








我脑海中有很多这些年的美好回忆......假日,孩子们,她拄着拐杖在屋里转悠。我知道那很难,也理解她待的时间逐渐变短。








三月份,她又一次心脏病发,用上了呼吸机维持生命。








她的愿望是,如果没有恢复自主呼吸的可能,就让生命结束吧。但一段时间内,这个可能依旧存在。








6月的时候,我从《复仇者联盟》续集的片场回来,直接去看她。








令我惊讶的是,她完全清醒,还能和我互动,做鬼脸。








我们没法谈话,因为她的气管插着管。我想着她会不会再一次跨过难关。








回答我的是一系列的病情发作,我们把她从医院接回了家。








9月22日晚上11点,她去世了,留下了相伴37年的非常有爱心及耐心的伴侣,Jonas Kerr。








作为演员,她是我的榜样,作为一个戒掉酒瘾的女人,她也是我的榜样。








她也有些孤僻,自我反对,像一个秉承苏格兰-德国式克己主义的宾夕法尼亚乡下人,大胆,固执,乐于记仇。








我的抱负,坚持,忠诚,“小情绪”,伟大,偶尔的消极进攻,以及我的信仰......








全部源自于她......没有其他获取方式。








如果你的母亲还在,如果她不完美,请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无论怎样你都爱她......
















Elsie Ann Downey. 1934-2014
























还没有看过《法官老爹》的人快看吧,非常好的一部电影。记得当时预告片就吸引了我,电影出来马上就看了,泪流满面......。讨论父子关系、父女关系、母子关系的电影都是我的soft spot。演技就不用说了,RDJ的表演总是有着极强的感染力。








最早看的RDJ的电影并不是钢铁侠,而是那部让他得到奥斯卡提名的《卓别林》,是1992年的电影,当时电影频道放过配音版,我那时很小,但知道卓别林是演喜剧的,是很幽默的人,是这部传记电影让我看到这个伟大的喜剧演员背后的辛酸经历,就是有了那种“把全世界都逗笑的小丑是最悲伤的人”的感觉。因为年纪小,我不知道那是RDJ扮演卓别林,他简直就是卓别林,一举一动。具体情节只记得一些,当时感觉这个人物非常有才华也非常令人心疼。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是年轻的RDJ,简直五体投地。





















有点厌烦

蟹黄拌饭:

没有作者不喜欢自己的文章被评论,因为作者都是自大的,他们喜欢被举起来评论。但偶尔在翻看评论的时候,我竟可以窥到一点令人沮丧的事实——就是读者想看的故事,与我写的故事有着本质的区别。

也就是注定我们都会失望。我不能回应你的期待,你也从我这里得不到满足。所以为了节约彼此的时间,我这里少说一点。

爱情故事与其他的故事不大一样,没有被家国、主义、理想之类的玩意包裹着,所以一些细节就更加清晰,那就是,故事里的角色不是“特别特别好的人”。

不如说,我讨厌写“特别特别好的人”。

人是复杂的,即使是最讨厌的人身上都有可爱的地方。那么好人身上,就一定会有污点。

我知道大家想看自己喜欢的人物诚实勇敢敬业聪明纯洁blahblah,随后加进去一点点小小的醋意或者其他无伤大雅的毛病,就好像写简历的时候在缺点那一栏耍的小把戏——在一切褒义词前面加上“太过”两个字。

比如“太过”细心、“太过”温柔、“太过”完美主义。

放屁。

人们喜欢造神,喜欢幻想一些人物,他们完美无瑕,在尘世之上谈恋爱,绝对的彼此信任,绝对的互相依靠。任何矛盾、分离、爱情都简单得“特别特别好”。

所以会有相当一部分人见不得分离、痛苦、嫉妒、茫然和一切负面的故事,他们说“讨厌be”“你就告诉我是不是大团圆的结局,不是我就不看了”“甜不甜肉不肉?”“这不是我想象中的xx,他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可是在这样的追求下阅读故事,就好像是追吊在眼前胡萝卜的驴,是可以得到一点内心的宽慰,但永远追不上那一口清脆的甜蜜。因为无论故事里的人怎么好,都不能给你更多的共情,也就是说这样轻浮的感动,很快就会被忘记,然后你会如饥似渴地再去追逐更多这样的“好”,永不能停歇——它看上去就在眼前了。

为什么?因为你就不好。没有人完全是好的。


我不是在批评什么人,我只是很困惑。这也是为什么我突然开始希望把爱情故事写完。我想让你们看到我的内心所想。

很久以前,在伪装者大火的时候,我就看到过这种说法,不如说整个大环境都在推着人应该相信这个设定——阿诚不是仆人,他是明家的孩子。

且不说这句话透露的价值观对“仆人”的鄙视,是后期几乎全部的舆论风向都宣告着阿诚是一个非常光明正确伟大的人物形象。

我觉得这样想对阿诚不公平。因为在说着这些话的同时,他做着一切“仆人”在做的事,他忙前忙后,端茶倒水,于此同时,明台和明楼在做什么?那些暗自的委屈和不甘,难道就因为这样一句“不是仆人”就抹去了吗?

不如说他接受了这样的设定,只有在允许被任性的时候才会反抗,在界限之外深刻意识到自己能掌控的范围在何处。这是明诚这个角色令人动心的地方。

于此同时,大姐的深明大义与她的独裁不讲理闪着同样的光辉。

明楼的温和正义与他的自大自私也有着同样的分量。

这是这些角色吸引人的地方,都不是因为他们“特别特别好”。在我看,同人似乎是绝对放大了他们好的那一部分,隐没了负面的内容。为什么这样,是作者的错吗?不,是因为读者想看到这样的故事。

所以我收到这样的评论:他那么那么努力/好事多磨,他这么这么好一定会xxx。

我该怎么回答?

不,他不好。他有着屎一样的童年,他活的凄惨和茫然,他甚至没有动机去“好”,他不努力,不聪明,他没有足够的视野让他能看得远。他也不好,他养尊处优,生活没有阻碍过他,他有性格缺陷,擅于站在道德的高峰等着别人将真心送到手边。

脸谱化的角色没有任何发展的可能,脸谱化的故事,写一遍,与写一百遍效果完全相同。不管时间空间怎样改变,新的总会将旧的代替。源源不绝,看似丰饶实则贫瘠得像一切被套路统治的鸡汤文字。

可能是出于愚蠢的天真,我写下这些话。也许是为了不辜负我花的时间与你们交给我的时间,我希望我写下的故事能给我思考,我希望在这几分钟的阅读里,至少能有一瞬,让你感受到复杂的魅力。

让你想起你自己、你的某个朋友或者恋人,天气沉闷,你被故事拉扯进一段回忆:有人挽着你的手,肌肤相触淡淡不适与手心亲密的潮气让你高兴又难过。你不完全赞同对方说的话,但是你在此刻爱着这个人,你脆弱并且敏感,你交付的信任给对方伤害你的权利。你想说出心底的秘密,你想告诉对方你没有那么好,你自私、贪婪、懒惰和懦弱,傍晚的飞虫扑过来撞到你身上,手中的雪糕顺着木棍融化滴下来。

你低头踢脚下不存在的小石子。对方在一阵短暂的沉默后笑着说。

没关系,我也是啊。

我爱这样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