竍六

在向成为一个酷酷的文手的道路上奔跑🏃‍♀️🏃

【恋与X你】他们平时你不知道的样子

他们 X 你

By 言草右

角色属于他们 OOC属于我

顺序:李泽言 白起 周棋洛 许墨
(随心排的,无关喜爱程度)



·李泽言睡颜


如果不算闭目养神的话,你几乎没有看到过李泽言的睡颜。
因为是时间掌控者,李泽言对时间的要求总是丝毫不差。所以他总会在你睁开眼前就醒来,然后摆着张扑克脸却满眼温柔的看着你清醒;会在你闭上眼睛熟睡后轻柔的在你的头顶落下一个吻然后再入睡。


你和李泽言因为一个节目熬了大半个月,项目完成后,你就抵不住困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再醒来时,身下的硬桌子已经换成了柔软的床。他的胳膊轻轻的搂住你,转头,是他的睡颜。


李泽言睡着时的模样比平时要柔和的多。原本被他用发胶固定的头发此时软软的搭在脸上,平时那张不饶人的嘴此时半闭半合的抿着,尽管在睡梦中他的眉毛也微微皱着。不得不承认,李泽言睡着了都是无可挑剔的。


似是感受到了你的目光,他的睫毛颤了颤,然后慢慢睁开了眼。迷糊之间,还咂了咂嘴。


“噗嗤。”你没忍住,笑着去戳了戳他的脸。


“幼稚。”李泽言一把拉过了你的手,用力的捏了捏。


果然...还是睡着了比较可爱啊。你撇了撇嘴。


“你...要是那么精神的话,我不介意做些别的事情。”李泽言低下头,盯着你的眼睛,似笑非笑。


听到这句话,你立马乖乖的躺好,不然今晚可能就睡不了觉了。


他搂住你的肩膀,在你的发旋留下了一个吻。


“白痴,晚安。”





·白起醉酒


你从来没想过白起喝醉了是什么样子。


本以为高中的小霸王是千杯不倒的,没想到聚会刚开始没多久,白起便坐在一旁,没了声响。
你以为是自家先生是因为人多有些放不开。但当你看到白先生因为酒精而泛红的脸颊时,你有些哭笑不得。


“学长……?”你举起手,在白起眼前晃了晃。


“……嗯?”先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花了些时间才辨认出眼前的人是你。


“学长,你还好……”你话刚说到一半,他便开口打断了你。


“别晃。”他皱起了眉毛,认真的盯着你看,双手微微用力扶住了你的肩膀。


“学长,你醉了。我们先回去好不好?”你看着自家先生少有的可爱,不禁放软了语气。


他又盯着你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双手突然用力,把你拉了起来,单手搂住你的肩。
“回家。”



你有些费劲的扶住摇摇晃晃的先生。可是他并不领你的情,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样子,一路上东倒西歪,摇摇晃晃。
一不小心,你没拽住他,摔倒在地上。


“嘶——”你感受着膝关节传来的火辣感,不禁吃痛的发出声。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他蹲下身,皱着眉头盯着你。


不知道是因为谁才摔得。你翻了个白眼。



“啊!”你因为突然腾空而发出了惊恐的叫声,手紧紧的攥住了白起的胳膊。
向下看,才发现他公主抱着你在风中疾驰。
尽管喝醉了酒,他却依旧贴心的将风隔离,不让你受凉。


他手臂微微用力将你抱得更紧,然后低头吻了吻你的嘴唇,色情的咬了咬你的耳垂。


“这么不小心,这是惩罚。”





·周棋洛生气


你们因为周棋洛在外地拍戏已经一个月没有见面了。
得知了他今天回家的消息你特意做了一桌好吃的等他回来。


“咔——”是开门的声音。
抬起头,看着自家先生的脸,笑容不自主的挂在在了脸上。
“你回来啦。”你起身,伸手去拿他的箱子。
“……”周棋洛停下脚步,面无表情的看了你一眼,绕过你的手,将箱子径直拖回了房间。


“咔——”
你看着关上的门,有些不知所措。
周棋洛从来没有这样对过你,他任何时候都带着笑容,像小太阳一样温暖着你,包容着你的小脾气、坏习惯,无条件的宠着你。


从前的回忆潮水般涌入脑海,混着长时间未相见的怀念与突然被冷落的委屈,生生的逼红了你的眼圈。
你看着已经凉透的饭菜,打算热一下再端给他吃。不管怎样,饭还是要吃的,毕竟他在外面肯定吃的很不好吧。


这时,门突然开了。
“吃饭。”周棋洛看到你通红的眼睛,攥紧了拳头,低着头走到桌子前坐下,拿起筷子就打算吃饭。


“等一下。”你没敢看他看你的眼神,将菜一个个拿回锅加热,再盛上桌面。


周棋洛没像平常一样来厨房偷吃跟你胡闹,而是默默地看着你做完了一切,拿起筷子,一言不发的开始吃饭。


“我吃饱了。”你胡乱的吃了两口就匆匆的回了房间。


你躺在床上,委屈又难过的想着周棋洛生气的原因。却因为昨晚赶报告而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你是因为胃部传来的疼痛而醒来。
两个星期前才有些好转的胃因为你今天没有好好吃饭发出了抗议。
你刚想开口让周棋洛帮你倒杯热水进来,却突然意识到他正在生你的气。而且你的胃病也因为怕影响他在外地拍戏而没有告诉他。
你只好勉强起身,一只手撑着桌子,一只手捂着胃慢慢的向客厅挪动。


太疼了。
像是有一只大手紧紧的将你的胃攥在手中揉捏撕扯。
此时,你已经被疼痛折磨的意识有些模糊了。


“砰!”你不小心碰倒了周棋洛的行李箱。因为重心不稳没有力气,眼看摇摇晃晃的要摔倒在地上。
意料之中的撞击没有来临,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是周棋洛着急担心的声音。他看着你紧紧捂着胃部的手,一下皱起了眉毛,将你抱到床上。然后他起身出了房间,端了杯温白开回来。


“啊——张嘴。”你看着他像哄小孩一样哄着你,胃部的疼痛减轻了不少。一瞬间,你心中所有的委屈爆发化作眼泪流了下来。


“诶?!你...你怎么哭了?呛,呛到了么?对不起啊...”他手足无措的看着你,一边道歉,一遍帮你擦着眼泪。


“你...为什么不理我.....?”你看着他,委屈却又因为害怕他再生气而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他愣住了,然后盯着你的眼睛问道:
“那你为什么生病住院了却不告诉我?”


你咬了咬下嘴唇,有些心虚的转过头。


“我是你的男朋友,却是你身边最晚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他的声音很轻充满了难过和沮丧。


“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是比你更加重要的。”聪明如他,当然知道你不愿他担心的小心思。让他恼火的是你不明白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周棋洛将头轻靠在你头的旁边,


“我想要成为保护你的人呀,薯片小姐。”





·许墨被撩(?)


你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叠999只千纸鹤就可以梦想成真的说法。从此,你便开始了没事就叠千纸鹤的生活。


你家先生从来对于你做的事情表示支持,前提是不会伤害到你自己的。
有时他心血来潮会一边看书一边帮你叠上两个,然后偷偷的塞到你的罐子里面。所以他无意间看到慢慢变慢罐子也会抿起嘴来偷偷一笑,像是在和你一起完成一个了不起的任务。


直到有一天他偷偷往里面放千纸鹤的时候,正巧被你撞见。
意料之外,你气急败坏的将他折的千纸鹤拿了出来,还一遍又一遍的问他到底放了多少进去。


“为什么这么生气?”他沉默了一会,平静的开口问道。说不上伤心,但有些失望。


“那样,许了愿就不灵了。”你抱着罐子,像是抱着最珍贵的宝贝。


许墨看着你的动作,强压下心中的不适之感,开口问道,
“那你的愿望是什么?”语气没有平时那么温和。


你突然就红着脸低下了头,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


“...算了,你要是不想说,我不逼你。”许墨默默的攥紧了拳头,眼神中是一贯的温柔,语气有些自嘲和不安。


“我...我希望,就算有一天许墨爱的人不是我了,他也要过的很幸福。”过了许久,你才低着头,小小声的说出了你的愿望。


许墨看着你,微微瞪大了眼睛,脸上悄悄的飘上了两朵红云。在听到你这句话时,他的心简直不能用跳动,只能用震荡两个字来形容。
他一步跨到你身前,紧紧的抱住了你和你手上的罐子。你听到他的呼吸和心跳声都比平常快上许多。


他迷恋的看着你,低头吻了吻你的发旋,轻轻的呼出了口气,


“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的色彩。我会留住那道耀眼的七彩光,无论过去,现在,抑或是将来。”





感谢你看到这里
如果你能从中得到快乐是我的荣幸
❤️
祝快乐幸福

By言草右
































评论(21)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