竍六

在向成为一个酷酷的文手的道路上奔跑🏃‍♀️🏃

【恋与 X 你】危险情爱

嗯,我又回来了。(最近掉粉了...)
这次写点自己特别喜欢的设定
黑道杀手那类的paro(大概?)

他们 x 你
角色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By 言草右


【李泽言 目标】
你看着面前男人的睡颜,轻轻的将锋利的匕首贴上了他的颈部。
他的鼻息轻轻的打在你的脸上。睡着了的他眉头是舒展的,平时紧抿着的嘴微微张开,发出一些细小的鼾声。因为回来的匆忙,他用发胶固定的头发依旧一丝不苟。

“这次的目标是李泽言。”
上头给的期限快到了,任务完成不了的结果是一命换一命。
你有些慌了。

酒量一向很好的他醉了,在酒会上。
魏谦因为要处理酒会接下来的事物,便让你送他回家。你觉得有些蹊跷,但紧迫的时间容不得你多想。

月光柔柔的照进屋子里。乳白色的光虚构出了几分温馨的气氛。
你将摇摇晃晃的总裁大人扶到了床前,打算让他躺下,方便下手。
谁知他的手突然用力,他倒在了床上,而你倒在了他的怀里。
你的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面色绯红的听着他心脏的跳动声。

李泽言是个好人么?

不是?
整天压榨劳工,一份策划案他整整让你做了7遍。在他身边的几个月以来,你有三分之一的夜晚是在办公室度过的。就算将他满意的策划案交给他,他还是会面色冷淡的怼你几句,没有夸奖,没有赞扬。

是。
尽管他对你要求苛刻,对于工作精益求精,还经常怼你,他是个好人。
每次从办公室醒来,都会发现身上被人披上了东西。刚开始是价格够你吃一个月的西装外套,然后外套直接变成了毯子,最后醒来时,你已经在办公室不知道哪来的弹簧床上了。
其实每次你加班,他的办公室的灯也会一直亮着。等到你下班的时候他会装作恰好下班,然后把你送回家。

想到这,你突然觉得手中的匕首变得无比沉重,心中涌上一股暖流。
从小到大,没有人对你这么好。

“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下手?”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你手一松,匕首直直的下坠,朝他的胸口刺去。

“小心。”你连忙把手一翻,放到他的胸口上。

“你是白痴么?”李泽言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你微微朝下看,匕首停在了你手掌的正上方。

“蠢。”他伸手把悬空的匕首随意的扔到地上,另一只手握住了你放在他胸膛上的手。你被他炽热的目光盯红了脸,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忘记自己穿着低领的晚礼服。
黑色的布料凸显了胸部肌肤的雪白,双/乳在你的扭动下若隐若现。突然,他翻身将你压在身下。


“那么,现在该我动手了。”




【许墨 夫人】
“先生叫您去一趟。”管家站在门口恭恭敬敬地对你说。
“知道了。”你随手放下手上擦头发的毛巾,任头发上的水顺着脸颊和颈部滑下。

“怎么了?”你随意的走到他的身边坐下,看着眼前的男人。黑色的九分裤和衬衫,衬衫的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好,袖子被随意挽起,脸上挂了一黑色金属边的眼镜。活生生的一个斯文败类。
他看到你湿漉漉的头发,皱了皱眉头,转头让佣人拿了条毛巾,轻柔的帮你擦着头发。
“又不吹头发。”许墨无奈的拍了拍你的额头。
“你不是找我么,没来得及。”你惬意的闭上眼睛,享受着许墨的服务。
“把人带上来。”几分钟后,许墨把头发擦干然后坐到你旁边,把你搂在怀里。你懒懒散散的靠着他的肩膀,看着一个人跪在了地上。
“嗯?这不是...”


“嘶——轻点轻点”你吃痛,下意识想把手收回来,却被许墨紧紧握住。他没说话,手上放轻了力度,帮你把伤口处理好。
这段时间你一直在跟一批货,今天晚上是最后的关头。本是一切顺利,但不知道那里冒出来了个喝醉酒的傻帽,纠缠上你,耽误了你的逃离时间,促使你受了伤。
“好好休息。”他什么都没问,把你抱到床上,帮你掖好被角,转身出了房间。
你也没太在意,毕竟干这行的受点伤也是常事。但看到地上的男人,你才意识到许墨在知道你受伤的时候早已充满怒火。


这人啊。你轻轻的笑了笑,抬起手戳了戳他的脸。
“他用哪只手碰了你?”他温柔的握住你的手,但镜片后眼睛微微眯起,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像发现了猎物的猎豹。
“右手...?”你语气有些不确定,因为实在是记不清楚了。
“记不清了?”许墨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你的颈部,“那就两只手都砍了吧。”
最温柔的声音却说着这样狠毒的话。
男人颤颤巍巍的在地上磕头求饶,像一只蝼蚁。
“算了,没必要。再说了...”你还打算再说些什么,却被许墨放在你嘴唇上的食指制止了。
“别提他求情。”他低头亲了亲你的太阳穴,然后将嘴凑到你的耳边,呼出阵阵热气。


“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了他。”



【周棋洛 搭档】
“C区2号安全,监控我已经搞定了。”耳麦里面传来周棋洛的声音,夹杂着手飞速敲击键盘的声音。
“好。”你轻巧的在人群中穿梭,“我在E区丢了个定位,那里可以当狙点。”
“知道了,薯片小姐。”依旧是熟悉的语气,你几乎可以想象那人笑意盈盈的眼睛。
你熟练的把炸弹安在暗处,然后边看表边套上晚礼服换上高跟鞋,朝人群中央走去。
“离八点还有十分钟。”你小声的说了一句,随手拿起一杯香槟,向一位油光满面大腹便便的老男人走去。
“王总。”周棋洛看着你脸上礼貌的笑容和你对面的男人在看到你之后眼睛发出的精光和露出猥琐的笑容,蔚蓝色的眼睛暗了暗。
“王总真的是老当益壮。”你轻轻抿了口酒来掩饰眼中的厌恶。还有八分钟。你看了眼表,再看了眼周棋洛在的位置。
周棋洛看着你不露痕迹的将男人引导了最佳射击位置。还有五分钟。时钟一秒一秒的走着,你已经是第三次巧妙的避开男人想要接触你的手了。
“碰。”一颗子弹飞速穿过了面前男人的头颅,你稍稍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男人飞溅的脑浆,然后装作受惊了而失手的将杯子狠狠砸在地上。
“表快了?”你一边飞速从人群中撤离,一边有些担心周棋洛那边出了什么状况。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你的胳膊。
“来,这边!”依旧是熟悉的语气。转头,就撞进了那人蔚蓝的眼眸。
“轰!”身后的炸弹准时爆炸,火光漫天,将面前人的脸庞印的有些森然。


“我不允许别人动我的东西,特别是你,薯片小姐。”


【白起 救援】
“你的接头人是谁?”男人看着你低着头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不禁轻轻笑出声,“白起?”
你猛然抬起头,脸上全然是惊讶。
“...不是他。”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你又装作一副淡漠的样子。
“呵,你是怎么当上卧底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你,语气轻蔑。
“...那你这样的蠢货是怎样当上头头的?”你突然抬起头,似笑非笑。话音刚落,仓库的大门应声而开。
“学长,你来的太慢啦。”你顽劣的勾起嘴角,一副恶作剧得逞的表情,“快帮我松开,勒得疼死了。”
“别...别过来。”男人双手颤抖的举起枪,“再过来我就...”
“碰!”没等男人把话说完,枪声响起,男人倒在地上。又是几声枪响,敌人尽数倒地。
白起走到背后帮你解开了束缚,看着你手上勒出的红印和细细的血丝,眉头紧锁。
“好啦好啦,没事的。”你拉着他的手向门口走去,安抚的话语略带着些撒娇的意味。
正是太阳落山的时候,夕阳洒满了大地。
“哇,好好看!”你本想冲进夕阳中,却没想到步子有些不稳,正要与大地进行一次亲密的接触,就被白起一把搂住。
“应该是因为脚踝充血。”他单膝跪在你面前,小心翼翼的将你的裤脚挽起,查看你脚上的状况。
“没事没事,一会儿就...诶!?”你话还没说完,白起就把你背了起来。
你伏在男人的肩头,脸上的温度高的有些异常。
“学长怎么那么快就找到我啦?”
白起微微侧过头,眼神认真而专注。


“我说过,只要你在风里,我就感知得到。”

只要你在风里,我弄不死你。【bushi】



感谢阅读到这儿。
我也不知道为啥越写越短...
依旧,祝快乐幸福。

By 言草右

评论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