竍六

在向成为一个酷酷的文手的道路上奔跑🏃‍♀️🏃

和白宇哥哥谈恋爱会是什么样子咧?

白宇X你 【看清楚呀,不喜勿入】
咳,写了些小日常......吧?
我这算不算脑子里和白宇哥哥酱酱酿酿了?
严重的OOC预警。
除了白宇,其他一切都是假的。



1、关于玫瑰花刺


因为他的工作原因,你对他的造型一向是不作要求,坦然接受的。所以当知道他要留胡子的时候,你甚至没有他反应激烈。



反正自家男朋友怎样都很好看啊。你无所谓的摊摊手。



但是当你意识到其坏处时,白宇先生的胡子已经全部冒出了头。



接吻的时候总会被短短的硬硬的胡子刺到,轻微的痛感和远大于疼痛的瘙痒感总是会将你们俩亲吻在发生前终止掉。



还有白先生特别中意从背后抱住你。身高差的缘故,只要他低下头便可以将下巴放在你的颈肩部。然后白先生会像一条大狗狗一样亲昵的在你的颈间蹭来蹭去。但是颈部敏感的你显然是受不了硬质胡子的刺激,所以有了胡子过后这一动作也被禁止了。



“哎哎,别动,痒死了。”你受不了的缩起脖子,咯咯笑着拍了拍他的头。



因此,那段时间白先生对自己的胡子产生了极大的怨念。


“拍完戏我绝对立马刮掉胡子。”你好笑的看着面前的大男孩无数次的嘟着嘴小声念叨,垂着头的样子有点像被人抛弃的大型犬,可怜巴巴的。


你认真的打量起他和他的胡子。


不得不说,白宇很适合留胡子。
细细密密的胡子并不显得邋遢,往这个大男孩脸上徒添了几分稳重和成熟。而且在他笑开的时候,非但不显得别扭,还会有一种反差的萌感。


怎么看怎么满意。


你抿嘴笑了笑,踮起脚,伸手将他的头微微向下扳了一点。无视了不适感,主动在他的唇上轻轻的碰了一下。看着他瞪大的眼睛,笑眯眯的对他说,

“不用刮,我挺喜欢的。”






2、关于去他的剧组探班


演员是没有假期的。


你懒懒的摊在床上,空调的冷气呼呼的吹着,看着视频通话那边的男朋友穿着剧服苦着张脸跟你抱怨。



确实很热。为了不晕妆他也不敢拿纸巾擦汗,只好拿着小风扇对着自己狂吹,但脸上还是布着一层密密的汗珠。



“哎汗流眼睛里了!”北宇小朋友不适的眯着眼睛嚷嚷,眼角滑下了一滴被刺激而产生的泪水。再睁开眼就红着眼睛盯着你边说话边笑,看起来还有点委屈。



又陪着他腻歪了一会。在工作人员的催促声下,他恋恋不舍的结束通话。
你盯着微信界面盯了好一会才放下手机眯着眼看外面的大太阳,脑子里全是他满头汗的样子。



其实他的剧组离你们家不远,开车的话大概也就四五个小时的路程。


嗯......不太远,对吧?


于是在第二天早上,你揣着分别装着冰绿豆沙和糖水的保温杯、几包冰袋的保温袋,开着车朝剧组所在地前进。



尽管起了个大早,但到拍摄地的时候也接近下午两三点了。
白宇的助理知道你要来,早就侯在停车场了。



“嫂子,宇哥还不知道你要来,他现在还在拍戏,要不我带你去休息室等他吧?


“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去拍摄地看看他,行么?”剧组在山上,离停车场有一段距离。你拎着保温袋,眯着眼,满头大汗的朝拍摄地走。


“成啊。”助理伸手要帮你拿保温袋,“我帮你拿,嫂子。哟这是爱心餐吧。”


助理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一路上活力四射的说个不停。


“宇哥这段时确实辛苦,这么热的天......”助理叽叽喳喳的跟你讲着白宇的近况,你也偶尔回他两句。不觉中你们就到了。



拍摄地说不上很大,剧组人又多,环境自然是又闷又热。剧组里的每个人都行色匆匆,你低着头跟在助理后面,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抬头看着吊着威亚的白宇,在空中飞来飞去。


“那什么,嫂子我先把这个放到休息室去。”


你朝助理笑着点点头,道了声谢,转身继续看白宇拍戏。



空中的人长发高高束起,右半身着灰色布衣,左半身却被红色内衬和玄色盔甲覆盖。衣服在腰部突然收紧,又在胯部松散的自由垂下,完全突显出了白宇的身形。细腰,窄胯,长腿。



“行了,这场过了。”随着导演的一声令下,呼啦一群人围到了白宇身旁。递水的、拿风扇的、给纸巾的、脱威亚的以他为中心围了个圈。



你还是站在原地没动,看着他跟身边的工作人员开玩笑,逗得周围人笑声不断。你自己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助理费了好大劲挤到了白宇身边,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还抬起手往你站的地方指了指。白宇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来,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脸上绽开了一个巨大的笑容。



他急匆匆的跑你身边,拉着你的手腕大步走向休息室。边走还边问着:
“媳妇你咋来啦?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累不累啊,很热吧,是不是特别晒......”


你抬头发现他眼睛里的幸福都快要溢出来了,你抿嘴偷偷笑了笑,反握住他的手,指尖在他的掌心搔了搔。


“不想我来吗?”


“想啊,特别想,恨不得长双翅膀飞回去。”你看着他傻乐到答非所问,刮了他一眼,把放在桌上的糖水拿了出来。


“赶紧喝吧,一会该不凉了。”你把勺子递到他手上,“别傻乐了,我以后多来就是了,也不远。”


他大口大口的喝着糖水,偶尔剜两勺递到你嘴边。



“你还是别来了。”他喝完糖水双手叠着趴在桌子上摇了摇头,“太热了,还累。”他又顿了顿抬起头看着你,“况且你在这也坏事。”


“嗯?”你挑了挑眉毛,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在桌子下面不自觉的攥紧。


“你在这,我怎么专心工作赚钱养家呀。”他笑得跟个流氓兔一样,伸出了一只手,点了点你的鼻尖。





3、关于你们之间的称呼


你们俩之间没有什么特定的称呼。

你每天换着法子叫他。有事求他的时候就叫白宇哥哥,平时没事聊天的时候就北老斯、白叔、宇哥、芒果精、玫瑰花还有微博上一些好玩的昵称换着叫。


“北老斯,咱们今晚吃啥呀?”


“白叔,吃鸡不?”


“白宇哥哥,我可不可以再吃一个糖?就一个啦。”


“芒果精,你又给我乱丢东西!”


“北宇小朋友,你几岁啦,幼不幼稚。”



白宇平时主要是叫你媳妇,腻歪的时候也喊喊宝贝什么的。


“媳妇我昨天穿的那件体恤呢?”


“诶诶诶宝宝,别关Wi-Fi别关Wi-Fi,这把打完我就去冲凉。”


“宝贝,起床了,吃了早餐再睡也行啊。”



当然,也有些例外。比如,在 床 上。


都说性是生物的本能,可以激发出生物的征服欲。


所以呢,白宇会让你喊一些更为亲昵或者更加羞耻的称呼。


【自己脑补叭,略】




没啦。


【yi】写【yin】男神真爽,嘿嘿。



TBC / END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