竍六

在向成为一个酷酷的文手的道路上奔跑🏃‍♀️🏃

【罗浮生 X 杨修贤ABO】知命乐 上

又名:落跑少帮主和他的小娇妻(?)

一个现代paro(其实也看不太出来)

极度的OOC 真的不骗你【预警预警预警



01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洪帮的老爷子攥着电话,被气的浑身发抖。

罗浮生则优哉游哉的坐在刚刚起飞的飞机上,心情颇好的看着窗外,哼着小曲。


一个星期前他突然被老爷子叫回去,说是他年龄不小了,帮他找了个匹配度高达99%的Omega,让他们见一见,尽早结婚。


现在的政府为了种族的繁衍,年龄30以上的,只要是AO匹配度在70%以上的,都鼓励马上结婚,最好三年抱俩,更何况是这种匹配度极高的。


他罗浮生前三十年一直过着放荡的日子,现在突然让他和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人跳进婚姻的牢笼,他心里自然是不愿意的。但当时碍于老爷子的面子他还是答应今天来和自己的“未婚妻”见一面。


在被老爷子套上了身自己一向不喜欢的洋西装,喷了点洋香水,还装模作样的摸了点发胶后,罗浮生果断的决定:跑。


于是以上厕所为借口,罗浮生从窗口溜了出来,在自己的车库里随便开了辆跑车火速奔向了飞机场,也不管目的地是哪,挑了起飞时间最近的航班,买了机票过后火速上了飞机。


等到老爷子反应过来的时候,飞机已经起飞,罗浮生的手机也已经关机了。


“帮主,杨家家主的电话。”老爷子正咬牙切齿的问候着罗浮生亲戚们的时候,接到了同样咬牙切齿的杨家主打来的电话。


“不好意思啊洪帮主,那个小兔崽子压根就没回国,上飞机的是他找的一个冒牌货。”听着电话那头杨家主的话,洪帮的老爷子心头突然涌上了同病相怜和安慰感。


“不过我尽早把那小兔崽子逮回来,送到贵帮上。”


“啊没事,我理解。小孩不懂事嘛,不用着急啊,慢慢来。”洪老爷子语气沉稳,实则绞尽脑汁的想着把罗浮生抓回来的办法。


罗浮生可比杨家那小子难搞多了。洪老爷子有点愁,但是面子上和气势上不能怂。


杨家主听着洪帮主的话止不住的感谢,心里想着这洪帮帮主也不似传闻中的冷酷绝情、心狠手辣、凶神恶煞。


洪老爷子:我是洪帮帮主,表面很稳,但其实我心里慌的一批。




02

罗浮生拿着热的冒气的咖啡,随意的倚在美国阿拉斯加机场门口的柱子上,低头玩着果断把老爷子拉黑的手机。


“哥,你咋来了?”樊伟从车上下来,想伸手帮罗浮生结行李,却发现罗浮生的行李就只有他自己。


“行了别看了,上车。”罗浮生摆了摆手,拉着樊伟上了法拉利。


樊伟是罗浮生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在他俩高中的时候,罗浮生老老实实回洪帮帮老爷子打理些洪帮的事物,而樊伟则家里人被送到了美国这边读书,之后也就在家里在美国这边开的公司当上了老板。


“来你这儿逃婚来了。”樊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罗浮生在上海滩可是一众小O的梦中情人,多少人为了上他的床绞尽脑汁。现在告诉他这只花蝴蝶要结婚了,而且到现在连人都没见过,不科学。

但又看自己哥哥一脸郁闷样也不像在开玩笑。


“哥,我知道有个酒吧不错,一会儿一起去放松一下吧?”樊伟作为罗浮生的弟弟,自然憋着笑义不容辞的要哄哥哥开心。


“行。”罗浮生烦躁的揉了揉眉心,闭上眼睛靠在座位上不说话了。




美国的酒吧和中国的不一样,没有明令要求AO要喷掩盖剂才可入内,全凭自愿。罗浮生刚门口,就感觉能被酒吧里Omega信息素的味道给掀过去。


“哥,这是林风,来这边打兼职的。”罗浮生刚进酒吧,就看到樊伟搂着一个面相青涩穿着酒保衣服的小孩走了过来。


“没成年呢吧?”罗浮生皱着眉头点了根烟,朝小孩点了点头。


“还有3个月,生哥好啊。”那小孩倒也不认生,笑嘻嘻的打了声招呼。


樊伟和罗浮生点了酒,就靠在吧台一边和林风聊着天。主要是樊伟和罗浮生聊,林风在一旁听。


“你这不工作在这偷懒,不怕老板开了你啊。”罗浮生一边拒绝了今晚第5个来搭讪的人,一边问道。


“我马上下班了。而且,老板不就在这儿么。”林风看了眼一旁正对着他们坏笑的樊伟。


“成,那正好,老板在这儿的话你就提前下班吧,咱们出去透透气。”罗浮生朝樊伟翻了个白眼,抓起车钥匙朝他们晃了晃。


“哥你这不行啊,你不会被结婚吓wei了吧?”樊伟朝林风点了点头,示意他去换衣服。


“少在那放屁了。”罗浮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自从知道要结婚了过后,他就对xing事提不上什么兴趣。



03

两辆保时捷一辆法拉利开到了利文古德的詹姆斯道尔顿公路,飙车的胜地,世界十大死亡公路之一。


三人下车站在路旁,一人叼了一根烟。樊伟在和林风开玩笑,罗浮生就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盯着地面。

倒也没什么不开心的,就是想着自己的婚约,让他提不起兴趣。


他前三十年玩过的O、B甚至是A不在少数,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他们其中一个共度余生。剩下的几十年里每天吃饭面对的是他,休息面对的也是他,连进行xing事的还是那个人。罗浮生自认为不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主,但是这样的厮守是他从来也没有想过的,也是想都不敢想的。


一个女人曾经在他面前被自己的丈夫用刀刺穿,他微微侧身躲过飞溅的鲜血。那个女人倒在地上,看到他的动作后满嘴鲜血的笑了笑,说:“血不脏,要想看脏东西,去看看人心。”


他从小就是在洪帮长大的,看过兄弟反目,看过爱人相杀,看过亲情破裂,但他唯独没有看过厮守一生、白头到老。虽然老爷子待他如亲儿子一般,但老爷子的亲儿子和老婆在老爷子还年轻的时候就被自己至亲置腹的兄弟杀害了。道上的人都叫罗浮生叫玉阎罗,不是他天生的冷酷无情心狠手辣,是这些数不胜数的事实让他不敢信、也没有办法去相信。


罗浮生双眼无神的盯着漆黑的公路,又掏出了一只烟。


身后忽然传来沉闷的重型机车声唤回了罗浮生的注意力。
三个人一起回头,几乎被车灯闪瞎眼睛,定眼看才发现一黑一白两个点出现在远处的公路上。几秒过后,两辆重机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


罗浮生消耗了一日仅存的香水味被重机车尾喷出的尾气彻底覆盖,用发胶固定的头发也在由于高速行驶的机车所带起的风中轻轻的晃动。


等到刺鼻的机油味散去,一股浅淡却又甜美的信息素香味钻进罗浮生在酒吧遭罪的鼻腔,顺着气管向下,撩拨过罗浮生烦躁的心头。


罗浮生盯着机车远去的方向出了神,直到烟烧到手指才回过神。


他把烟头往地下一扔,搓了下微烫的指尖,钻上法拉利,朝快消失在视线里的重机飙去。


“诶,哥?你等等我们!”樊伟看着自己突然被激活的哥哥,拍了一巴掌旁边还在愣神的林风,两人钻进保时捷,朝车尾灯的方向追了过去。


樊伟:速度很高迈,心情是日你妈嗨。

林风:上车就上车,为什么要打我一巴掌???



04

樊伟的这辆法拉利不是专门用来飙车的,所以当罗浮生追上两辆机车的时候,已经开了很长一段距离了。


银白色的是Vyrus 987 C3 4V和黑色的是MV Agusta F4CC。


F4CC的主人意识到有人在追他们,在速度极高的重机上回头看了一眼罗浮生,然后朝边上的Vyrus点了点头,轰的一声开始提速,消失在了下一个弯道。


罗浮生在看到F4CC上的人对他勾了勾唇角之后便被激起了胜负欲,用力的压下油门,超过了Vyrus,向前面的F4CC逼去。


F4CC的主人整个人上半身俯在机车上,贴身的皮衣裹在上半身,勾勒出他纤细的腰型。被深色牛仔裤包裹的细长又紧实的腿紧紧夹着车座,双脚用力的踩着脚踏板,露出一段白皙、脆弱又鼓着青筋的脚踝。


罗浮生几乎要被重机和法拉利的马达声震聋了。F4CC的主人透过头盔看着罗浮生有些痛苦的表情嘴角的笑容更大了,然后在第三个弯道的时候再次加速,飞似的穿了过去。


最后重机和法拉利几乎是同时到达了终点。罗浮生将发烫的法拉利停下,想着自己回去要给樊伟赔一辆车子了。


F4CC一个漂亮的漂移,重机横在了法拉利前。车主人将微微向后靠,整个人几乎躺在重机上。他把一条腿架在车头的车把上,懒散的看着车里的罗浮生,然后张嘴把右手的机车手套咬着拔了下来,再把左手手套取了下来。


罗浮生眼神暗了暗,下车,随意的倚在法拉利还冒着热气的车头,从兜里掏出根烟递给了面前勾人的Omega。


Omega双手扶上头盔,稍微用力把头盔取了下来,露出了一张不像Omega那般娇嫩的脸。是个亚洲面孔,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鼻峰坚挺,眉峰向上给人一种薄情寡义的锋利感。

但他的眉毛上挑,下面的眼睛混着三份深情,三分玩笑,四分的玩世不恭,微微勾起的嘴唇红润光泽,又是十足的玩世不恭的公子哥。


他一手接过罗浮生手里的烟叼在嘴上,另一只手抬起捋了一把自己被汗水浸透略微带卷的头发。


罗浮生可耻地发现自己快石更了,转过身点了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突然Omega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浓,罗浮生一转头发现Omega就站在离自己大概10厘米的地方。他叼着烟,看到罗浮生回头便微微低了低头,将自己的烟凑到罗浮生烟旁,借了个火。


“Thanks.”他的声音略带沙哑,说话的热气喷在罗浮生的耳朵上。


罗浮生现在确定自己是彻底石更了。



随后樊伟他们也到了终点。


Vyrus的车主人看起来和林风差不多大,也是个还没分化的小屁孩。


小屁孩从车上下来,扫了眼罗浮生过后就走到Omega的身边,低声和他交谈起来。


林风看到叼着烟的Omega没忍住流氓似的吹了声口哨。Omega掀起眼帘子看了眼林风,吐了口烟,笑着回了句话。


林风脸色顿时变的很难看,小屁孩和樊伟同时狂笑了起来。


“我哥说,他不搞未成年。”


Omega抬手揉了揉小屁孩的头,迈开步子朝罗浮生走来。
他停在罗浮生面前,用手夹住烟,轻轻的在他们俩之间吐了口烟。


“Have you ever flown?”罗浮生抬起头,对上了烟雾后那双勾人的眼睛。


“Come and have a try.”


———————————————————————————

罗浮生:冲鸭!!!你已经弄乱了我的心,赶紧来弄乱我的床叭!!!【双倍快乐 jpg.】

杨修贤:【诶嘿~ jpg.】



应该是TBC叭,往不往下写不一定,嗯。













评论(51)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