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草右

吃很多cp【请注意
文笔很渣 就随便写写...

【盾铁】段子

Mistletoe:

之前写给油腻腻的段子




1




史蒂夫晚上回家时,特意看了眼家对面那扇门。他叹了口气,把邻居家门口堆着的几袋垃圾都拎走,走去楼下统统扔进垃圾桶里。再折回来后,他又把邻居门口地毯上的报纸都拿了起来,放在手里数了数,正好四份。


他摇摇头,摁响了邻居家的门铃。房子的主人站在门口,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下巴上留着一圈小胡子,他的眼睛半睁着,衣服皱巴巴的,看上去颓废极了。


“托尼。”史蒂夫伸手一把抓过那人的胳膊,“你又几天没睡觉了?你都四天没出门了,你每天在家吃什么?”


“你上次给我买的速食意面还有一盒。”托尼打了个呵欠。


史蒂夫二话不说,伸长手从托尼的鞋柜上拿了一串钥匙,扯着人就出了门,“别吃那个了,晚上来我家吃。”说完就把托尼家的门关上,几步领着人走回了他自己家。


托尼对史蒂夫家早就熟门熟路,他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半躺着,看着史蒂夫在厨房忙来忙去。


“你最近又赶着交设计方案了?”史蒂夫半个身子探进冰箱里,随口问道。


“对啊,赶着交施工图。”托尼回答,他是个建筑设计师,而史蒂夫是甜点师。


史蒂夫和托尼做了一年多的邻居。入住的第一天,隔壁的金发帅哥就来敲门拜访,还给托尼带来了一份小蛋糕,那一天,托尼知道了新邻居的名字,也知道了对方擅长做各种各样的甜品。


史蒂夫有自己的餐厅,托尼也不用每天去公司报到,他们的私人时间都很灵活。在得知托尼喜欢吃甜食后,他们见面的次数就突然多了起来。史蒂夫一直烦恼没人帮忙试吃他的新品,现在有了个爱吃甜品的邻居,一切都迎刃而解了。托尼每次提供的意见也都很中肯,时常一针见血,让史蒂夫的灵感不断。


他们的关系很快就变得要好。空闲的时候,他们会一起看棒球赛,一起做大扫除(基本都是史蒂夫帮托尼打扫),一起看DVD,一起吃晚餐更是常有的事。


“每次一赶设计你就成铁人了?不用吃饭,也不用睡觉。”史蒂夫看他一眼,眼神里包含着责备和担忧,他熟练地清洗着食材,对厨房里的一切事物都尽在掌握。


托尼懒散地躺了下去,在沙发上滚了两圈,“知道了,快画完了。”


“你别不耐烦,我要是不管你,说不准哪天你就饿死在家里了。”史蒂夫紧皱着眉头,一边往羊排上刷着酱汁。


托尼睫毛一抖,嘴唇动了动,一时间却没说话。他翻了个边,把脸朝向沙发靠背那一面,隔了一会儿,他问:“你最近不忙吗?楼上的莎伦没来找你?”


“她之前说洗衣机坏了,来我家借了几次洗衣机。不过后来我给她找了个修理工,估计现在修好了,就没来找我了。”史蒂夫一本正经地回答。


托尼愣了片刻,吭哧笑了出来,“史蒂夫,你可真是个木头脑袋。”


“什么?”史蒂夫抬头看过来。


“没什么。”托尼晃晃光溜溜的脚丫子,嘴角一直咧着,“饭后烤个派给我吃吧。”


“你不急着去画图了?”史蒂夫把羊排放进烤箱里,疑惑地看过来。


“都说了快画完了,不急着这一会儿。”


“那好。”








等史蒂夫把晚餐准备好后,托尼已经缩在沙发上睡着了。史蒂夫坐在地毯上,静静望着托尼熟睡的脸。他把耳朵贴近托尼的脸旁,听着对方细小的呼噜声,不自觉笑了。


他试图叫醒托尼,在轻轻拍打了托尼的肩膀后,托尼只是嘟囔几声,看似清醒地表示自己马上就起来,却眼睛也没动一下,几秒后又睡了过去。史蒂夫无奈地笑笑,他用手指轻轻抚摸了一下托尼的脸颊,一路摩挲到眉尾额角,再揉了揉那头柔软的卷发。他给托尼盖上毯子,关掉了客厅的灯,在另一侧的单人沙发上坐下,耐心等待。时间久了,他头一歪也打起盹来。


睡梦中,史蒂夫感到他的鼻尖和嘴唇扫过些许轻痒,细微的刺痛感闪过,让他猛然清醒,睁开眼来。他的双眼半眯着,长长的睫毛耷拉,屋子里昏昏暗暗,模糊的视线里只看到托尼的一张侧脸,那好看的人正坐在史蒂夫手边的沙发扶手上,似乎正在盯着某处发呆。史蒂夫的意识在几秒后恢复清明,脑子像是有一道闪电劈过,他陡然反应过来,刚刚脸上那点奇妙的触感是怎么回事了——托尼吻了他,嘴唇使他发痒,胡子扎得他微痛。


史蒂夫立刻抬手抓住托尼的胳膊,一个用力把人拽到跟前。托尼被吓到了,他的一双眸子在黑夜中晶亮发光,眼瞳剧烈地晃动着,眼里装满了惊恐和不知所措。像是有一万吨的炸药投进了史蒂夫的心里,他的整个胸口轰鸣,膨胀,盛放,炸裂。他紧紧扣住托尼的后脖子,凑上前去啄了啄托尼的唇,他轻声说:“别怕。”托尼顿了一下,顺从地张开嘴,他们互相吮吸着对方的唇瓣,舌尖亲昵地纠缠。


史蒂夫把托尼按在肩头,双手紧紧拥抱着这个人。托尼一直很安静,他把脸埋在史蒂夫的颈间,浅浅呼吸着,不动弹,也不说话。史蒂夫抚摸着托尼的背脊,低声说道:“你之前不是嫌你的工作间不够大吗?”


“嗯。”托尼应了一声。


“你可以把房子改造一下,把整套房都变成你的工作室。”


“那我住哪里?”


“过来跟我住。”史蒂夫自然地接话。


托尼抬起头来,傻傻看着史蒂夫,突然笑了,“你这是在告白?”


史蒂夫也跟着笑起来,他搂着托尼的腰,眉眼温柔,声音低软,“是的,我喜欢你很久了,想和你住在一起。”


“那我是不是就有吃不完的甜甜圈和蓝莓派了?”


“当然,终生享用。”


Fin.






2




“Sir,罗杰斯先生到了。”电子管家善意地提醒。


托尼在床上翻滚两下,踢了踢被子没有起床。所以当史蒂夫走上楼来,敲响卧室门的时候,托尼的一颗脑袋还埋在被子里。


“进来吧。”托尼懒懒地应了一声。


史蒂夫推门进来,一手挂着一套西装,另一手拎着个小工具箱。他倒不意外,似乎早就习以为常,一脸平静地看着他这位到了下午还没起床的顾客。他说:“需要我提醒你吗?两个小时后你还有一场记者会要参加。”


托尼闷哼一声,从床上坐起来,嘀嘀咕咕:“是是是,斯塔克总有参加不完的记者会、酒会、博览会。”


史蒂夫看着对方乱七八糟的造型笑出声,“行了,快去洗洗,一会儿来试今天的礼服。”


托尼点点头,迷迷糊糊地走去了浴室。


史蒂夫放下手上的东西,走到窗边,替托尼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让被阳光晒过的空气流淌进来。虽然这些事都可以由Jarvis代劳,但他就是喜欢这么做。


史蒂夫是托尼的服装造型师。说起来他俩也算有些渊源。罗杰斯家历代都是纽约出名的高级裁缝师,从他祖父的祖父开始,罗杰斯家的儿子们世世代代都传承了父辈的好手艺。几十年前,史蒂夫的父亲在布鲁克林开了一间高级西装定制店,霍华德·斯塔克就是店里的常客。托尼比史蒂夫大挺多岁,所以当霍华德带着将满十八岁的托尼来到店里定制成人礼晚宴要穿的礼服那天,史蒂夫还只是个坐在店子里,把旧报纸折成小纸船的金毛小屁孩,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没过几年,霍华德逝世了。从那以后,托尼需要穿正装的场合就越来越多,他来店里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有时候他是直接来罗杰斯家定做礼服,有时候是拿着其他奢侈品牌的西装来店里修改。有一次,史蒂夫忍不住问他,你为什么不直接在买西装的店里就改了?他们也提供这样的服务。托尼当时斜睨了史蒂夫一眼,回答说,因为我不喜欢别人碰我,你们这里有我的尺寸,我不需要再被量一次。当时的史蒂夫看着眼前这个眼睛异常漂亮的大哥哥,只觉得这话说得非常酷。等到他长大了,他才发现这全是胡说八道,不然那些托尼·斯塔克和性感模特们的亲密照片都是哪儿来的?


史蒂夫在法国的大学里攻读了服装设计专业,学成回国后,他接管了父亲的店。老罗杰斯去世后,史蒂夫把这间店搬去了曼哈顿。由于斯塔克就是店里的活招牌,史蒂夫的西装店生意好得不得了。史蒂夫是个墨守成规的人,也不管别人是不是愿意加钱,他也非要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一个一个地给顾客做衣服。就连托尼的订单也要排队。有一天,托尼叼着个芝士汉堡跑进店里,大大咧咧地坐着,跟史蒂夫说,你把手上的订单做完就别接活了,以后当我的私人造型师怎么样?


史蒂夫没有犹豫太久,就点头答应了。








托尼从浴室出来后,仿佛换了个人一般,明眸闪动,神采奕奕。他穿着背心和四角短裤,无所谓地站在史蒂夫面前,机械臂慢悠悠地滑过来,给他端来一杯香浓的咖啡和一盘黄油饼干。


史蒂夫把西装从衣袋里拿出来,举在托尼身边,“我给你配了一条领带,你上次选的领结太花了,记者会还是稳重点比较好。”


托尼吞下嘴里的饼干,拍拍手指上的饼干屑,对着史蒂夫张开双臂,“都听你的。”


史蒂夫凑上前,帮托尼脱下贴身的背心,换上衬衣,给他一颗颗系着纽扣。他时常想,自己是不是把托尼惯出臭毛病了?只听过造型师帮顾客穿衣服的,没听过还要帮脱衣服的。托尼身上有着淡淡的香味,他思考着这究竟是沐浴乳的味道还是须后水的味道。整套礼服都套上身后,托尼又再次成为了全美的焦点,以及所有镜头的独家宠儿。史蒂夫单膝跪下,帮托尼穿好手工皮鞋,连藏在裤腿里的袜子也是精心搭配过的。


“很合身,一如既往。”托尼愉悦地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


“我特意给腰身预留了一点尺寸,就知道你要变胖。”


托尼的脸立刻戏剧性地垮了下来,“我不相信,你唬我的。”


史蒂夫从口袋里掏出一卷量身尺,唰地一下拉开,“量一下就知道了。”


托尼无可奈何地再次张开手,史蒂夫把手伸进西装里,用布尺在托尼的腰上缠绕一圈,他在心里读了一下那个数字,又顺势在托尼的肩臂,臀腿都量了一道。放下尺子后,他回身将这些数据都记录在了一个小本子上。


托尼好奇地伸长脖子去看,“真胖了?”


“肚子和大腿都胖了,我上次就说过,让你少吃点冰淇淋和芝士。”史蒂夫笑着说。


托尼撇撇嘴,对着镜子摸了摸他自己的肚皮,“那又怎么样?我还是这么迷人。你同意吗?”托尼瞟了史蒂夫一眼。


“当然,完全同意。”史蒂夫收起笔,靠在窗边望着托尼,轻轻发笑。


托尼翘起一边嘴角,眯起眼,给了史蒂夫一个略微火辣的坏笑。


史蒂夫觉得心里七上八下起来,耳根也开始发热,他转过身,收拾着自己本来就堆放得整整齐齐的工具箱,“没什么事我先走了,不妨碍你准备等下的发言稿了。”


“你等等。”托尼上前一步,叫住了他。


“怎么了?”史蒂夫只好停下步子。


“帮我做两套礼服,我的生日派对快到了。”


史蒂夫拿出笔仔细记着,“具体的要求呢?”


“没什么要求,你看着来就好。一套给我,另一套给你自己。”


“我?”史蒂夫指指他自己的鼻子。


“是啊,难道我过生日你不来吗?”托尼理所当然地说。


史蒂夫摆摆手,“不是,你邀请我的话,我当然会去。只是……那样的场合恐怕不适合我。”


托尼歪头,“有什么不适合的?我的生日,总得有一个我真正想见的人在场吧。”


史蒂夫的瞳孔一晃,半天没说出话来,最后只低声应着:“好。”


“你穿西装一定很好看,这么久了,我还没见过。答应我,给自己做身好看点的,要最好看的那种。”托尼的目光变得温柔,一双眼在史蒂夫的身上细细打量着。


“好……”史蒂夫只觉得脸颊发烫,话也说不好了。


“需要我帮你量身吗?”


“嗯?”


“你做礼服不是需要尺寸吗?你自己怎么量你自己?我来吧。”


“不用了,我可以回去让店员帮我量。”史蒂夫挠挠通红的耳朵。


“你店里那个女店员?那还是我来吧,她每次看着你的眼神都好像要吃了你似的。”说完他就走上前去把尺子从史蒂夫的手里拿了过来。


史蒂夫僵硬木讷地站在原地,任由托尼在他身上比划着,他一低头就看见托尼靠在他胸口的黑色脑袋,头顶的发旋儿都让他觉得特别可爱。该死的,他控制不了他的心跳,希望托尼不要听见他胸口狂躁发疯的咚咚咚声。托尼量完史蒂夫的腰,从史蒂夫的胸膛抬起头,接着扯开尺子去量史蒂夫的肩膀,他的双手攀上对方的肩头,看了眼尺子上的数字,“你的肩膀真够宽的——”他向史蒂夫看去,正对上一双饱含柔情的蓝眼,那双眼睛令他卡住了舌头,后面的话也一并被噎住了。


托尼放在史蒂夫肩头的双手向上滑去,沿着肩膀一路抚摸到脖子,最后在史蒂夫的颈后十指交握。他们互相对视着,目光紧紧黏在一起,你眨一下眼,我也跟着眨一下眼。


“我想……那两套礼服可能要做成情侣款的比较好?”托尼小心翼翼地问。


史蒂夫的喉结滚动一下,他沉浸在托尼茶褐色的眼睛里,低头向那双微张的唇靠近,在他在嘴唇碰到托尼的胡子之际,他用气音说道:“我想是的。”


话音刚落,托尼就缩短了最后的这点距离,咬上了史蒂夫的下嘴唇。


“今晚留下?我会尽快结束记者会的,毕竟……我还没有量完你的身体。”


“好,我在你家等你。”


Fin.



评论

热度(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