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草右

吃很多cp【请注意
文笔很渣 就随便写写...

【盾铁】新婚伊始(多宇宙)

风橙子:

谢谢太太啊啊啊啊!

比哈特的马大哒:

我的妈😭 @风橙子 老橙啊!有天使太太给我们本本送文啊!!!!

  
  

anna喜欢抹茶味:

  
   

摸了点小段子,祝 @比哈特的马大哒  太太们的多宇宙结婚本大卖~

   
   
   


   
   
   

【3490】

   
   
   


   
   
   

“我们结婚了。”

   
   
   

“我知道。”

   
   
   

“我们结婚了。”

   
   
   

“所以?”

   
   
   

金发男人傻笑着,仍然紧紧抱着怀里的女孩儿,一下一下地吻着他的新晋妻子的黑发:“所以我们结婚了。”

   
   
   

“如果你再重复一遍,”刚刚改姓为斯塔克-罗杰斯的钢铁女侠在她新晋丈夫怀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就把你标为斯克鲁人然后叫贾和星期五拿所有重型武器轰死你。”

   
   
   

“可是,”斯蒂夫说,他翻了个身把托妮压在身下,双手撑在她的脸颊两边仔细看着她(这让托妮开始有些紧张,并真的考虑了那么1/4秒关于调动武器的问题),“你成为我的妻子了。”

   
   
   

“……”托妮用眼神向贾维斯询问调动斥力炮的可能性,可惜好管家默默移开了摄像头——她差点没被气死。

   
   
   

“你还有其他想说的吗?”在一阵长达70年的对视后(准确来说,就是大眼瞪小眼,而托妮居然输了,这不公平她明明是眼睛更大的那个),托妮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告诉我,看在我们结婚了的份上,我会尽量满足你的遗愿的。”

   
   
   

而斯蒂夫用一个吻轻轻堵住了妻子接下来的话。

   
   
   

 

   
   
   

托妮瞪着他:“我们第一次做的时候用了几个套?”

   
   
   

斯蒂夫终于脸红了。他嗫嚅着说:“我……托妮,我是斯蒂夫。我真的是,”他摁住妻子试图一拳揍过来的右手,“你的丈夫。”

   
   
   

说到Husband这个词时,大兵甚至脸红得更厉害了——老天,他怎么能做到这么纯情?

   
   
   

托妮做了个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能尖叫着跑去神盾局找斯蒂夫的精神证明,至少现在不能。

   
   
   

“如果你没有别的想说的,”托妮躺在斯蒂夫身下盯着上方那双蓝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那么劳驾,我想睡了。”

   
   
   

斯蒂夫只是轻轻眨了眨他那双干净的婴儿蓝的眼睛,仍然盯着托妮目不转睛,像是怕他最爱的人下一秒就会消失似的——

   
   
   

“托妮,”斯蒂夫说,低下头用鼻子蹭蹭妻子白皙的脖颈,“托妮, 托妮。”

   
   
   

穿着白色吊带睡衣的钢铁女侠踹了穿着斑点小狗睡衣的美国队长一脚。用最轻力度那种。

   
   
   

这看起来其实更像调情,鉴于托妮正威胁着的部位以及她用膝盖不紧不慢地轻顶那里的动作。

   
   
   

“现在,大兵,趁你还没有毁了我们的新婚之夜,来一发或者睡觉。”

   
   
   

超级士兵立马红了耳朵,嗫嚅着说:“我……托妮这……”

   
   
   

“我就当你是同意了。”钢铁女侠用左手按住处于上方的人的脖子,一个鹞子翻身就把两人的位置换了过来,“所以,睡我还是被我睡?”

   
   
   

焦糖色的大眼睛直直盯着下方那双半是慌乱半是迷恋的蓝色,下一秒托妮就大笑了起来。

   
   
   

“Come on!”

   
   
   

她用力揉了两把面前手感极佳的胸肌,然后在对方反应过来前把脸埋了进去,满足地长叹一声:“……斯蒂夫。”

   
   
   

斯蒂夫还想说什么,但是托妮似乎已经维持着趴在自己胸上的动作睡着了,于是他再次眨了眨眼,在怀中人黑色的发顶上轻轻映上一吻:

   
   
   

“晚安,我的妻子。”

   
   
   

就在他收紧了手臂,闭上眼打算和灵魂伴侣一起进入梦乡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小小的、直接通过耳膜撞进心底的咕哝:

   
   
   

“晚安,我的丈夫。”

   
   
   


   
   
   


   
   
   

【AA】

   
   
   


   
   
   

“托尼——”斯蒂芬说。

   
   
   

天才富豪先生翘起小胡子,不情不愿地放下了手中的虹吸咖啡壶。

   
   
   

“托尼。”美国队长在他面前放了一只红色马克杯,但托尼完全没有给他哪怕一个眼神。

   
   
   

“热牛奶是好的,而咖啡是坏的。”托尼抱起胸,有模有样地竖起一根手指,“所以为了身体的健康,为了美国的未来,为了——嘿抱歉,还有啥?”

   
   
   

鹰眼在一边发出了嗤笑的鼻音:“有史以来最糟糕的队长模仿秀。”

   
   
   

托尼转过头瞪他:“你好意思说我?Bucko?

   
   
   

“托尼,”美国队长走近了些,再接再厉地把马克杯向恋人——哦不,现在是合法丈夫了——推近了些,“我们说好的?”

   
   
   

钢铁侠置若罔闻地往嘴里塞了块馅饼。

   
   
   

“托尼。”斯蒂芬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干脆整个人靠在他身上,双手围住爱人的肩膀,头靠在那个铁壳脑袋耳边轻轻说:“你不能耍赖呀,亲爱的。”

   
   
   

“行行好,”克林特怪叫起来,“能不能不要一大早就秀恩爱?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你们卧室里的细节!”

   
   
   

托尼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假笑:“你是指我在第四次高-潮的时候终于哭着答应斯蒂芬减少咖啡因摄入量这回事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克林特疯狂地大喊,同时捂住耳朵,企图摆脱某个不知廉耻的喋喋不休的斯塔克。

   
   
   

“如果我是你,”娜塔莎在一边优雅地往干面包上涂着果酱,“我就会学会闭嘴,巴顿。”

   
   
   

鹰眼侠已经瘫在餐桌上装死了,而托尼不失时机地大笑起来:“如果你想要知道一些包含兔耳、吊带袜和粉色口红的事情,尽管问我,亲爱的。”

   
   
   

一边正在和浩克争抢一只披萨贝果的雷神闻言望了过来,而斯蒂芬只来得及在从脚底红到耳尖之前把托尼推出厨房。

   
   
   

 

   
   
   

“害羞了?”托尼嘲笑他,“现在后悔和我结婚还来得及。”

   
   
   

回答他的是一个绵长的差点让他喘不过气来的四倍肺活量亲吻。

   
   
   

“永远,”斯蒂芬用那双海蓝色的眼睛认真地盯着他,“永远不要有我会离开你的念头。”

   
   
   

托尼仍然喘着粗气,但金棕色眼眸里满满都是笑意:“哇哦,美国队长的保证。不得不说令人印象深刻。”

   
   
   

“是斯蒂芬.罗杰斯的。”斯蒂芬固执地回答,把小胡子男人揽进怀里,“答应我。你那么好以致于我到现在都不敢置信昨天和你一起走进圣殿的人是我。托尼,我今天有说过爱你吗?”

   
   
   

斯塔克挑起了一边眉毛:“当然,大个子,在你早上一起来就把舌头伸进我嘴里之后。但是比起在客厅里重复一遍昨天在上帝面前立过的誓言,不如让我们现在去闪瞎别人的眼怎么样?”

   
   
   

“我以为我们一直都在这么做呢。”斯蒂芬轻笑起来,和托尼并肩走了出去。

   
   
   

 

   
   
   

“所以这就是你们电影之夜也不肯放过我的眼睛的原因?”克林特缩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抱着弓箭造型的毛绒抱枕,“我以为斯塔克已经是我能见到的下限了,但是队长,”鹰眼侠痛心疾首地说,“你难道不觉得宠坏铁罐是个坏主意吗?看着上帝的份上?”

   
   
   

被点名的斯蒂芬转头看了过来,但是在他腿上坐着的托尼很不满地把自己丈夫的脑袋又扭了回去:“怎么?我有权赖在我丈夫身上任何一个部位。”

   
   
   

“包括OO吗?”克林特不死心地问,然后又惊恐地自问自答:“我错了,拜托你千万不要回答。拜托。”

   
   
   

“那得看情况,”托尼高兴地回答,而克林特在心底大叫不好——

   
   
   

“比如我最喜欢骑O,但斯蒂芬出乎意料地不怎么喜欢传教士体位而是唔唔唔——”

   
   
   

克林特松了一口气,鉴于通红的美国队长正捂着丈夫的嘴以防他说出更多限制级的东西。

   
   
   

“如果早知道你们结婚以后能够以四倍杀伤力残害我的眼睛耳朵和大脑,”克林特真心实意地感慨,“我一定会尽我所能阻止婚礼的。”

   
   
   

“嗯哼,”娜塔莎不置可否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别那么drama queen,小男孩。他们婚前和婚后有什么根本的区别吗?”

   
   
   

鹰眼侠发出了一声被噎住的声音。他的脑子里飞速转过了无数个被这对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秀恩爱的场景,最终苦大仇深地摇了摇头。

   
   
   

今天的鹰眼侠,依然很心塞。

   
   
   


   
   
   


   
   
   

【EMH】

   
   
   
   
   
   

“早。”

   
   
   

入眼是那头最让他感到安心的金发,于是托尼也回赠给他一个微笑:“早安,亲爱的。”

   
   
   

史蒂夫坐在床边,探过身来在恋人头上印上一个轻吻:“早餐想吃什么?”

   
   
   

“我能够……”托尼试图起身下床,但是腰身的酸软很好地阻止了他的动作。

   
   
   

“我不认为你可以,”史蒂夫意有所指地笑起来,蓝眼睛里居然有些促狭,“毕竟我昨晚可是尽了全力。”

   
   
   

托尼感觉脸上都烧起来了。是说,他的确考虑过40年代的人的性观念或许会跟现代人有些不同,但是这个想法在昨天史蒂夫放到第四颗珠子之后就完全被抛到了脑后。

   
   
   

“那,”托尼小声说,“有机豆腐?谢谢。”

   
   
   

史蒂夫用右手揉了揉丈夫的黑发:“需要一杯牛奶吗?”

   
   
   

“不用了。”托尼回答,在对方离开房间后咬着牙坐了起来——躺着可没办法处理公司的事物。

   
   
   

 

   
   
   

“嘿,Cap,”克林特说,脱去紫色面具的他显得更加八卦了,“昨晚怎么样?”

   
   
   

史蒂夫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托尼很棒。——你的训练进行得怎么样了,士兵?”

   
   
   

“拜托!”鹰眼怪叫起来,“谁都知道昨天复仇者联盟的两个领导者结婚了!难道我们不应该因此放上几天假来狂欢吗?”

   
   
   

美国队长认真地摇了摇头:“我很感激你们对我和托尼婚姻的祝福,但是超级英雄应当随时保持警惕。”

   
   
   

“说得好像你昨晚没有忙着让铁罐儿泣不成声似的。”克林特小声咕哝,然后在史蒂夫刀子般的眼光投过来时又匆匆逃开:“我先去训练了!”

   
   
   

一边假装路过三次的小黄蜂也已经悄悄溜走了,史蒂夫看着手上的托盘,还是忍不住摇摇头笑了起来。

   
   
   

 

   
   
   

看到托尼正在艰难地和波茨女士通着电话的史蒂夫叹了口气。他把托盘搁到床头柜上,往丈夫身后加了两个枕头。

   
   
   

“这样会好一点吗?”他问道。

   
   
   

“喔,好的,谢谢。”

   
   
   

还在和小辣椒通讯的SI总裁飞快地瞥了他一眼就又看回了自己的CFO,小麦色的脸上也泛起些许赧意:“咳,就先这样吧。”

   
   
   

佩玻了然地点点头,向史蒂夫致意:“祝你们新婚愉快,队长。”

   
   
   

“谢谢你,波茨女士。”史蒂夫回了个礼,超级士兵在通讯页面被掐断之后扶着恋人的腰,试图让他更舒适些:“你可以不用勉强的。”

   
   
   

“但是,”托尼说,“我想要把事情做得好一点。”他抬起头,金棕色的眼眸认真地看着史蒂夫,“就像你一样。”

   
   
   

“我们一起。”很明显美国队长很高兴听到恋人这样说,他握住托尼的右手,操练习惯盾牌的手指轻轻摩挲那些常游走于机械的灵巧指节,“你不需要一个人扛着整个世界。”

   
   
   

托尼眨了眨眼,半秒后他给了自己丈夫一个温暖的拥抱:“当然。”

   
   
   


   
   
   


   
   
   

【MCU】

   
   
   
   
   
   

“Steve。”Tony指了指自己。

   
   
   

金发青年闻言环顾了一周,在看到所有队友都好笑地看着他俩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凑了过去,在丈夫脸上轻啄一口。

   
   
   

而SI总裁看起来并不高兴,他重新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扬起下巴示意Steve。

   
   
   

美国队长更加不好意思了,但他还是尽职尽责地捧着某个骄傲得小胡子都翘起来的男人的脸,在嘴唇上映上一吻。

   
   
   

“劳驾,”黑寡妇在一边状似不经意地把玩着餐叉,“不要让我们在昨天被你们的婚礼现场荼毒整整24小时之后今天又用另一种方式接受对眼睛的洗礼。”

   
   
   

“哦?你提醒我了。”Tony假装兴奋地睁大眼睛,“快,Friday!把我和Steve昨天的婚礼现场全天24小时大屏幕滚动播放到时代广场上!”

   
   
   

“说得似乎你昨天没有这么做似的。”博士呷了口茶,对此评论道。

   
   
   

“但那不同,”Tony理直气壮地回答,“昨天是实时转播,但今天是精彩回放!”

   
   
   

Steve揉了揉眉心。

   
   
   

 

   
   
   

这种情况到下午也没有好转。某个穿着西装四件套的小胡子男人总能恰好出现在Steve在的任何地方,然后嘟起嘴要一个亲亲。

   
   
   

Steve在那些正在接受训练的特工面前显得尴尬极了,只好蜻蜓点水般地在新晋丈夫唇上烙上一个吻,再礼貌地把人请出训练室——他一点都不想回忆那个人是怎么轰掉大门直接大喇喇走进来的。

   
   
   

你问蜜月?喔,他们本应有的,但是该死的永远不知道劳工制度为何物的神盾局(Tony的原话)只落下一句“情报说近期随时可能有九头蛇不死军突袭”就把他们困在了纽约,能够去度蜜月的最近的地方是新泽西。

   
   
   

去他妈的新泽西。

   
   
   

Tony烦躁地把领带解开,整个人摔到床上,盯着天花板问:“Jar,我和Steve结婚了?”

   
   
   

好管家不紧不慢地回答道:“从这两天所有报纸的头条以及网络点击率最高的视频来看,我想是的,Sir。” 

   
   
   

“喔。”Tony说,手上无意识地捏着枕头的一角,“是吗?因为我感觉,呃,不那么真实。”

   
   
   

电子管家沉默了一秒,转而问道:“今晚的晚餐还需要预定那家米其林餐厅吗?Sir。”

   
   
   

“随便吧,”Tony摆摆手,一秒后他又改变了主意,“好的,订那家。把时间安排发到Steve手机上。”

   
   
   

 

   
   
   

但他们甚至没有等到晚餐时间。全副武装的Tony对着面前张牙舞爪的九头蛇机器人愤愤地想,新婚第一天就要面对一整个九头蛇军团的武力,世界上有比他更憋屈的已婚人士吗?

   
   
   

他几乎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那些恶心的、扭曲的丑陋的八爪鱼机器人身上。而在最后一击后,他下意识地去寻找那个刚刚和他并肩打怪的同样憋屈的新婚丈夫,却只看到一具躺在水泥地上的穿着蓝色制服的躯体。

   
   
   

“我的天啊,”Tony几乎快要不能呼吸了,他急不可耐地冲过去并且打开了面甲,“Steve!嘿Steve你还好吗?Steve!!!”

   
   
   

那双灰蓝色的眼睛睁开来,躺在地上的人俏皮地笑着,“请告诉我刚刚没有人吻了我。”

   
   
   

钢铁侠几乎怒不可遏了。他狠狠地吻上去,啃着对方的下嘴唇说:“我做的。而且我还会继续做。”

   
   
   

“那我真是太荣幸了,”一吻结束后Steve笑起来,脸上还带着好些尘土和几道擦伤,但他淡金色眉毛下的那双眼睛坚定地盯着Tony,“我的独一无二的、战无不胜的钢铁侠。”

   
   
   

他站起来,把那个同样带着满身硝烟气息和金属伤痕的爱人抱进怀里,右手虔诚地按在他的蓝色心脏上:“我的丈夫。”

   
   
   


   
   
   


   
   
   

【616】

   
   
   
   
   
   

“老头子,”Anthony说,轻轻踹了身边的人一脚,“醒来。”

   
   
   

Steven揉着眉骨翻了个身,把刚刚还在踹自己的人重新抱进怀里。

   
   
   

“我说真的,”Anthony打了个巨大的哈欠,“那些家伙在等了。”

   
   
   

Steven只好不情不愿地睁开眼,在怀里那个闭着眼睛指挥自己的家伙嘴上啃一口:“马上。”

   
   
   

注意到对方仍然睡得迷瞪,他只好轻手轻脚地又把抱着的人放开(虽然他的身体告诉自己他非常不喜欢这样),站在床边快速穿好了正装。

   
   
   

“你也得起床了,”他指出,“第一天就迟到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嗯哼,”钢铁侠回答,“再给我五分钟。”

   
   
   

美国队长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同时注意到无名指上那只小巧的婚戒后又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它昨天还不在那儿呢。

   
   
   

“我改变主意了。”Steven说,他像是完成训练任务那样飞快地脱掉身上的整套西装,然后又缩回被子里,抱住自己仍然赤裸的伴侣。

   
   
   

“怎么了?”Anthony终于睁开了眼,钢蓝色的眼睛不解地看向Steven,但在对方开始啃自己肩膀时又配合地抬起了手肘——

   
   
   

喔。

   
   
   

他看到自己手上的戒指,忽然又明白了。

   
   
   

无所不能的钢铁侠缓慢地眨了眨眼,在美国队长几乎是虔诚地把他拖进一场激烈而不失爱意的晨间性爱时伸手抱住了自己的灵魂伴侣。

   
   
   

“早安,我的丈夫。”

   
  
 

风橙子

谢谢太太啊啊啊啊!

比哈特的马大哒:

我的妈😭 @风橙子 老橙啊!有天使太太给我们本本送文啊!!!!


anna喜欢抹茶味:



摸了点小段子,祝 @比哈特的马大哒  太太们的多宇宙结婚本大卖~








【3490】








“我们结婚了。”




“我知道。”




“我们结婚了。”




“所以?”




金发男人傻笑着,仍然紧紧抱着怀里的女孩儿,一下一下地吻着他的新晋妻子的黑发:“所以我们结婚了。”




“如果你再重复一遍,”刚刚改姓为斯塔克-罗杰斯的钢铁女侠在她新晋丈夫怀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就把你标为斯克鲁人然后叫贾和星期五拿所有重型武器轰死你。”




“可是,”斯蒂夫说,他翻了个身把托妮压在身下,双手撑在她的脸颊两边仔细看着她(这让托妮开始有些紧张,并真的考虑了那么1/4秒关于调动武器的问题),“你成为我的妻子了。”




“……”托妮用眼神向贾维斯询问调动斥力炮的可能性,可惜好管家默默移开了摄像头——她差点没被气死。




“你还有其他想说的吗?”在一阵长达70年的对视后(准确来说,就是大眼瞪小眼,而托妮居然输了,这不公平她明明是眼睛更大的那个),托妮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告诉我,看在我们结婚了的份上,我会尽量满足你的遗愿的。”




而斯蒂夫用一个吻轻轻堵住了妻子接下来的话。




 




托妮瞪着他:“我们第一次做的时候用了几个套?”




斯蒂夫终于脸红了。他嗫嚅着说:“我……托妮,我是斯蒂夫。我真的是,”他摁住妻子试图一拳揍过来的右手,“你的丈夫。”




说到Husband这个词时,大兵甚至脸红得更厉害了——老天,他怎么能做到这么纯情?




托妮做了个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能尖叫着跑去神盾局找斯蒂夫的精神证明,至少现在不能。




“如果你没有别的想说的,”托妮躺在斯蒂夫身下盯着上方那双蓝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那么劳驾,我想睡了。”




斯蒂夫只是轻轻眨了眨他那双干净的婴儿蓝的眼睛,仍然盯着托妮目不转睛,像是怕他最爱的人下一秒就会消失似的——




“托妮,”斯蒂夫说,低下头用鼻子蹭蹭妻子白皙的脖颈,“托妮, 托妮。”




穿着白色吊带睡衣的钢铁女侠踹了穿着斑点小狗睡衣的美国队长一脚。用最轻力度那种。




这看起来其实更像调情,鉴于托妮正威胁着的部位以及她用膝盖不紧不慢地轻顶那里的动作。




“现在,大兵,趁你还没有毁了我们的新婚之夜,来一发或者睡觉。”




超级士兵立马红了耳朵,嗫嚅着说:“我……托妮这……”




“我就当你是同意了。”钢铁女侠用左手按住处于上方的人的脖子,一个鹞子翻身就把两人的位置换了过来,“所以,睡我还是被我睡?”




焦糖色的大眼睛直直盯着下方那双半是慌乱半是迷恋的蓝色,下一秒托妮就大笑了起来。




“Come on!”




她用力揉了两把面前手感极佳的胸肌,然后在对方反应过来前把脸埋了进去,满足地长叹一声:“……斯蒂夫。”




斯蒂夫还想说什么,但是托妮似乎已经维持着趴在自己胸上的动作睡着了,于是他再次眨了眨眼,在怀中人黑色的发顶上轻轻映上一吻:




“晚安,我的妻子。”




就在他收紧了手臂,闭上眼打算和灵魂伴侣一起进入梦乡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小小的、直接通过耳膜撞进心底的咕哝:




“晚安,我的丈夫。”












【AA】








“托尼——”斯蒂芬说。




天才富豪先生翘起小胡子,不情不愿地放下了手中的虹吸咖啡壶。




“托尼。”美国队长在他面前放了一只红色马克杯,但托尼完全没有给他哪怕一个眼神。




“热牛奶是好的,而咖啡是坏的。”托尼抱起胸,有模有样地竖起一根手指,“所以为了身体的健康,为了美国的未来,为了——嘿抱歉,还有啥?”




鹰眼在一边发出了嗤笑的鼻音:“有史以来最糟糕的队长模仿秀。”




托尼转过头瞪他:“你好意思说我?Bucko?




“托尼,”美国队长走近了些,再接再厉地把马克杯向恋人——哦不,现在是合法丈夫了——推近了些,“我们说好的?”




钢铁侠置若罔闻地往嘴里塞了块馅饼。




“托尼。”斯蒂芬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干脆整个人靠在他身上,双手围住爱人的肩膀,头靠在那个铁壳脑袋耳边轻轻说:“你不能耍赖呀,亲爱的。”




“行行好,”克林特怪叫起来,“能不能不要一大早就秀恩爱?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你们卧室里的细节!”




托尼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假笑:“你是指我在第四次高-潮的时候终于哭着答应斯蒂芬减少咖啡因摄入量这回事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克林特疯狂地大喊,同时捂住耳朵,企图摆脱某个不知廉耻的喋喋不休的斯塔克。




“如果我是你,”娜塔莎在一边优雅地往干面包上涂着果酱,“我就会学会闭嘴,巴顿。”




鹰眼侠已经瘫在餐桌上装死了,而托尼不失时机地大笑起来:“如果你想要知道一些包含兔耳、吊带袜和粉色口红的事情,尽管问我,亲爱的。”




一边正在和浩克争抢一只披萨贝果的雷神闻言望了过来,而斯蒂芬只来得及在从脚底红到耳尖之前把托尼推出厨房。




 




“害羞了?”托尼嘲笑他,“现在后悔和我结婚还来得及。”




回答他的是一个绵长的差点让他喘不过气来的四倍肺活量亲吻。




“永远,”斯蒂芬用那双海蓝色的眼睛认真地盯着他,“永远不要有我会离开你的念头。”




托尼仍然喘着粗气,但金棕色眼眸里满满都是笑意:“哇哦,美国队长的保证。不得不说令人印象深刻。”




“是斯蒂芬.罗杰斯的。”斯蒂芬固执地回答,把小胡子男人揽进怀里,“答应我。你那么好以致于我到现在都不敢置信昨天和你一起走进圣殿的人是我。托尼,我今天有说过爱你吗?”




斯塔克挑起了一边眉毛:“当然,大个子,在你早上一起来就把舌头伸进我嘴里之后。但是比起在客厅里重复一遍昨天在上帝面前立过的誓言,不如让我们现在去闪瞎别人的眼怎么样?”




“我以为我们一直都在这么做呢。”斯蒂芬轻笑起来,和托尼并肩走了出去。




 




“所以这就是你们电影之夜也不肯放过我的眼睛的原因?”克林特缩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抱着弓箭造型的毛绒抱枕,“我以为斯塔克已经是我能见到的下限了,但是队长,”鹰眼侠痛心疾首地说,“你难道不觉得宠坏铁罐是个坏主意吗?看着上帝的份上?”




被点名的斯蒂芬转头看了过来,但是在他腿上坐着的托尼很不满地把自己丈夫的脑袋又扭了回去:“怎么?我有权赖在我丈夫身上任何一个部位。”




“包括OO吗?”克林特不死心地问,然后又惊恐地自问自答:“我错了,拜托你千万不要回答。拜托。”




“那得看情况,”托尼高兴地回答,而克林特在心底大叫不好——




“比如我最喜欢骑O,但斯蒂芬出乎意料地不怎么喜欢传教士体位而是唔唔唔——”




克林特松了一口气,鉴于通红的美国队长正捂着丈夫的嘴以防他说出更多限制级的东西。




“如果早知道你们结婚以后能够以四倍杀伤力残害我的眼睛耳朵和大脑,”克林特真心实意地感慨,“我一定会尽我所能阻止婚礼的。”




“嗯哼,”娜塔莎不置可否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别那么drama queen,小男孩。他们婚前和婚后有什么根本的区别吗?”




鹰眼侠发出了一声被噎住的声音。他的脑子里飞速转过了无数个被这对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秀恩爱的场景,最终苦大仇深地摇了摇头。




今天的鹰眼侠,依然很心塞。












【EMH】







“早。”




入眼是那头最让他感到安心的金发,于是托尼也回赠给他一个微笑:“早安,亲爱的。”




史蒂夫坐在床边,探过身来在恋人头上印上一个轻吻:“早餐想吃什么?”




“我能够……”托尼试图起身下床,但是腰身的酸软很好地阻止了他的动作。




“我不认为你可以,”史蒂夫意有所指地笑起来,蓝眼睛里居然有些促狭,“毕竟我昨晚可是尽了全力。”




托尼感觉脸上都烧起来了。是说,他的确考虑过40年代的人的性观念或许会跟现代人有些不同,但是这个想法在昨天史蒂夫放到第四颗珠子之后就完全被抛到了脑后。




“那,”托尼小声说,“有机豆腐?谢谢。”




史蒂夫用右手揉了揉丈夫的黑发:“需要一杯牛奶吗?”




“不用了。”托尼回答,在对方离开房间后咬着牙坐了起来——躺着可没办法处理公司的事物。




 




“嘿,Cap,”克林特说,脱去紫色面具的他显得更加八卦了,“昨晚怎么样?”




史蒂夫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托尼很棒。——你的训练进行得怎么样了,士兵?”




“拜托!”鹰眼怪叫起来,“谁都知道昨天复仇者联盟的两个领导者结婚了!难道我们不应该因此放上几天假来狂欢吗?”




美国队长认真地摇了摇头:“我很感激你们对我和托尼婚姻的祝福,但是超级英雄应当随时保持警惕。”




“说得好像你昨晚没有忙着让铁罐儿泣不成声似的。”克林特小声咕哝,然后在史蒂夫刀子般的眼光投过来时又匆匆逃开:“我先去训练了!”




一边假装路过三次的小黄蜂也已经悄悄溜走了,史蒂夫看着手上的托盘,还是忍不住摇摇头笑了起来。




 




看到托尼正在艰难地和波茨女士通着电话的史蒂夫叹了口气。他把托盘搁到床头柜上,往丈夫身后加了两个枕头。




“这样会好一点吗?”他问道。




“喔,好的,谢谢。”




还在和小辣椒通讯的SI总裁飞快地瞥了他一眼就又看回了自己的CFO,小麦色的脸上也泛起些许赧意:“咳,就先这样吧。”




佩玻了然地点点头,向史蒂夫致意:“祝你们新婚愉快,队长。”




“谢谢你,波茨女士。”史蒂夫回了个礼,超级士兵在通讯页面被掐断之后扶着恋人的腰,试图让他更舒适些:“你可以不用勉强的。”




“但是,”托尼说,“我想要把事情做得好一点。”他抬起头,金棕色的眼眸认真地看着史蒂夫,“就像你一样。”




“我们一起。”很明显美国队长很高兴听到恋人这样说,他握住托尼的右手,操练习惯盾牌的手指轻轻摩挲那些常游走于机械的灵巧指节,“你不需要一个人扛着整个世界。”




托尼眨了眨眼,半秒后他给了自己丈夫一个温暖的拥抱:“当然。”












【MCU】







“Steve。”Tony指了指自己。




金发青年闻言环顾了一周,在看到所有队友都好笑地看着他俩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凑了过去,在丈夫脸上轻啄一口。




而SI总裁看起来并不高兴,他重新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扬起下巴示意Steve。




美国队长更加不好意思了,但他还是尽职尽责地捧着某个骄傲得小胡子都翘起来的男人的脸,在嘴唇上映上一吻。




“劳驾,”黑寡妇在一边状似不经意地把玩着餐叉,“不要让我们在昨天被你们的婚礼现场荼毒整整24小时之后今天又用另一种方式接受对眼睛的洗礼。”




“哦?你提醒我了。”Tony假装兴奋地睁大眼睛,“快,Friday!把我和Steve昨天的婚礼现场全天24小时大屏幕滚动播放到时代广场上!”




“说得似乎你昨天没有这么做似的。”博士呷了口茶,对此评论道。




“但那不同,”Tony理直气壮地回答,“昨天是实时转播,但今天是精彩回放!”




Steve揉了揉眉心。




 




这种情况到下午也没有好转。某个穿着西装四件套的小胡子男人总能恰好出现在Steve在的任何地方,然后嘟起嘴要一个亲亲。




Steve在那些正在接受训练的特工面前显得尴尬极了,只好蜻蜓点水般地在新晋丈夫唇上烙上一个吻,再礼貌地把人请出训练室——他一点都不想回忆那个人是怎么轰掉大门直接大喇喇走进来的。




你问蜜月?喔,他们本应有的,但是该死的永远不知道劳工制度为何物的神盾局(Tony的原话)只落下一句“情报说近期随时可能有九头蛇不死军突袭”就把他们困在了纽约,能够去度蜜月的最近的地方是新泽西。




去他妈的新泽西。




Tony烦躁地把领带解开,整个人摔到床上,盯着天花板问:“Jar,我和Steve结婚了?”




好管家不紧不慢地回答道:“从这两天所有报纸的头条以及网络点击率最高的视频来看,我想是的,Sir。” 




“喔。”Tony说,手上无意识地捏着枕头的一角,“是吗?因为我感觉,呃,不那么真实。”




电子管家沉默了一秒,转而问道:“今晚的晚餐还需要预定那家米其林餐厅吗?Sir。”




“随便吧,”Tony摆摆手,一秒后他又改变了主意,“好的,订那家。把时间安排发到Steve手机上。”




 




但他们甚至没有等到晚餐时间。全副武装的Tony对着面前张牙舞爪的九头蛇机器人愤愤地想,新婚第一天就要面对一整个九头蛇军团的武力,世界上有比他更憋屈的已婚人士吗?




他几乎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那些恶心的、扭曲的丑陋的八爪鱼机器人身上。而在最后一击后,他下意识地去寻找那个刚刚和他并肩打怪的同样憋屈的新婚丈夫,却只看到一具躺在水泥地上的穿着蓝色制服的躯体。




“我的天啊,”Tony几乎快要不能呼吸了,他急不可耐地冲过去并且打开了面甲,“Steve!嘿Steve你还好吗?Steve!!!”




那双灰蓝色的眼睛睁开来,躺在地上的人俏皮地笑着,“请告诉我刚刚没有人吻了我。”




钢铁侠几乎怒不可遏了。他狠狠地吻上去,啃着对方的下嘴唇说:“我做的。而且我还会继续做。”




“那我真是太荣幸了,”一吻结束后Steve笑起来,脸上还带着好些尘土和几道擦伤,但他淡金色眉毛下的那双眼睛坚定地盯着Tony,“我的独一无二的、战无不胜的钢铁侠。”




他站起来,把那个同样带着满身硝烟气息和金属伤痕的爱人抱进怀里,右手虔诚地按在他的蓝色心脏上:“我的丈夫。”












【616】







“老头子,”Anthony说,轻轻踹了身边的人一脚,“醒来。”




Steven揉着眉骨翻了个身,把刚刚还在踹自己的人重新抱进怀里。




“我说真的,”Anthony打了个巨大的哈欠,“那些家伙在等了。”




Steven只好不情不愿地睁开眼,在怀里那个闭着眼睛指挥自己的家伙嘴上啃一口:“马上。”




注意到对方仍然睡得迷瞪,他只好轻手轻脚地又把抱着的人放开(虽然他的身体告诉自己他非常不喜欢这样),站在床边快速穿好了正装。




“你也得起床了,”他指出,“第一天就迟到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嗯哼,”钢铁侠回答,“再给我五分钟。”




美国队长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同时注意到无名指上那只小巧的婚戒后又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它昨天还不在那儿呢。




“我改变主意了。”Steven说,他像是完成训练任务那样飞快地脱掉身上的整套西装,然后又缩回被子里,抱住自己仍然赤裸的伴侣。




“怎么了?”Anthony终于睁开了眼,钢蓝色的眼睛不解地看向Steven,但在对方开始啃自己肩膀时又配合地抬起了手肘——




喔。




他看到自己手上的戒指,忽然又明白了。




无所不能的钢铁侠缓慢地眨了眨眼,在美国队长几乎是虔诚地把他拖进一场激烈而不失爱意的晨间性爱时伸手抱住了自己的灵魂伴侣。




“早安,我的丈夫。”


评论

热度(412)

  1. 快银小天使风橙子 转载了此文字